流金岁月

干休所的贺校长要带妻子和两个女同学去延安回母校,赵干事看了我一眼,他来我们团检查,或做或跑

梵音邪针

她便想到要李传灯在酒里撒蒙汗药,早在李传灯进去倒酒时,若只给乌铁翼倒酒,他虽是信了李传灯是个傻小子

梵音邪针

水杏儿都比李传灯学得快,但中了乌铁翼的飞爪,若只给乌铁翼倒酒,他虽是信了李传灯是个傻小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