圆通寺中龟趣多,卓摩与他的鱼

  卓摩的鱼塘里出现了两条与众不同的金色鲤鱼,卓摩认定那是基因突变的结果。虽然觉得它们也许会有特别的遭遇,但卓摩并没有特别照顾它们。他每天为每条鱼准备了足够的食物,而且根据它们的需要,给它们补充必要的养料,还每天为它们调节水温和供氧。所以金色鲤鱼除了每天炫耀自己美丽的体态和光亮的鱼鳞外,就无所事事了。果然,在它们无忧无愁地长大到面临被送往市场,成为人类食物的时候,一场洪水冲垮了堤坝。等洪水退尽后,一条金色鲤鱼被冲到了河里,另一条则被卓摩发现落在了邻近寺庙的放生池里,他也要不回来了。
  河里的鲤鱼拼命地挣扎着适应环境,一周后卓摩见到过一次,虽然看上去不再雍容华丽,也瘦了许多,但它显然已经学会了自己寻找食物,并懂得了躲避渔网和钓钩。而放生池的鲤鱼则仍然和在养鱼池中一样,总会有很多人来喂它们许多饵料,所以它也仍然可以无所事事地活着。然而一些来自江湖中的野生鱼类却总喜欢欺负它,戏弄它,更糟糕的是过了初一、十五,食物就会大为减少,而被放生的鱼、乌龟、螺蛳之类的数量却在不断增加!
  终于有一天,卓摩看到大鱼开始吃起了小鱼,一条大青鱼竟然向动作迟缓的金色鲤鱼发起了进攻,而且一口咬坏了他的尾巴!于是那些丑陋的鳊鱼、泥鳅,甚至行动蠢笨的乌龟也来啃食它了。
  之后,卓摩再也见不到这条金色鲤鱼了。于是他无奈地玩了一首俳句:可怜养殖鱼,放生池里难逃生。南无西天佛!
  

名龟也极少,多数是草龟。从龟的大小,贵贱,可以看出这世道,穷人比富人多。但不管草龟还是名龟,大龟还是小龟,在佛祖的眼中都是一条生命。在生命面前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众生平等。

每天都会有人来寺庙放生。有的主,漫不经心地在桥上,把乌龟往水中一丢,回头就走,似乎完成任务一般;有的主,虔诚地走到水边,取出乌龟,双手捧着,小心翼翼地放在水中,乌龟便回头看望一下主人,然后潜下水去。看来乌龟是很有灵性的。

有些大龟,潜伏在水表层,一动不动,看上去好像死了一样。龟乃长寿之物,那么大的龟会死?我将信将疑地一直站在那里观看。

有的龟好像十分懂礼貌,只要有人看着它,就会宾宾有礼地向你点头,点得你不好意思,只有翻着包包找东西投给它吃。有了食物,它再也不道谢了,自顾津津乐道地吃起来。

放生池中有大的、小的和千年龟,游弋在池水中,一会儿探头,一会儿潜水,一会儿上岸,如此来回折腾,没人能够数清池中究竟有多少,反正没有见到过哪个寺庙有这么多的乌龟。种类也是各式各样,有金龟、草龟、黄绿龟。还有一些名龟,大多叫不出名字,真是乌龟之集大成,令人大开眼界。

鱼群争食,许多动物园中见怪不惊,可鱼群与龟群混合抢食,恐怕只有圆通寺中才能见到,实为一大奇观。

夏天的早上,八角亭的墙基下,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乌龟;冬天,朝阳的一面才有乌龟,争抢着地盘晒太阳,出现了龟驼龟,龟压龟,你挤我,我挤你,拥作一团。有的龟被挤得四脚朝天,有的龟被挤翻后,咕噜噜地滚下水去,逗得游人哈哈大笑。

人们到圆通寺去,大多是烧香、许愿。我到圆通寺去,是为了看放生的乌龟。幸好寺庙处于昆明市繁华路段,交通十分方便,一有空闲,我就往那里跑。

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

相比之下,那些野生龟的命运就朝不保夕,惨不忍睹。人们千方百计地去捕捉,拿到市场上,高价卖给富人滋补身体。搞得野生龟,似乎绝迹了一般。不管是岸边还是水中,根本看不到它们的踪迹。

吃饱了的乌龟,要么找个地方休息,要么自由自在地游弋在池塘之中
。有些小龟爬在大龟背上,大龟仍然悠哉悠哉地四处游弋,一幅和谐的样子令人羡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