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魂的归宿地,在读与写中享受快乐

我是一个不甘于心灵寂寞的人。然而,我身边的人却大都在金钱的大比拼中忙的不亦乐乎!挣钱过日子,这是生活之根本,于我,除此之外,生活似乎还缺少点什么。
  基于周边特定环境因素,愿与我聊天、谈心的人是少之甚少。是啊,谁又愿意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去陪伴一位失落的灵魂,去谈及一些无关乎过日子的话题呢?现实的男人们大多宁愿在烟雾缭绕的麻将馆拼力一搏,挥霍汗水;而爱美的某些女人,则宁愿于浓妆艳抹的装扮之下群芳众赏,口若悬河,就算真的有,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些与交心无关的话题,长此以往,自己也便感觉索然无味,只好就此作罢。
  人,是具有思维能力的高级动物,只要生命没有终结,思维便会激情四溢,特别是类似于我这种深度孤寂心灵之人,思维似乎显得更活跃些。稍微运作大脑,便变换了思维方式。另辟新径,重新择友。书,便成了慰藉我心灵的良师诤友。
  闲暇之余,总会捧起一本书。贪婪而痴迷,执着而忘情。有时候感觉自己似乎融入到了书本之中,与作者同喜同悲。曾为诗人苏轼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”婉约缠绵的隔世相思之痛而断肠;又为“花落地,泥也香,浓艳粉脂弃红妆”的巾帼豪情而感动;于诗境中体会诗人杜甫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满怀豪情;于无声中感受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的甘甜滋润。徜徉书海,让我懂得,天之高,海之阔,人之渺小。学会了于一颗平常心去看待世界,于“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”的人生态度而自勉、自律。
  农忙时节,亲临田园,披朝露、顶烈日,于身临其境中体验古人笔下“饿其体肤,劳其筋骨”的绝美境界;挥一把汗水,任泥土涌动;撒一粒种子,待生根发芽,在辛勤耕耘的艰辛中感受劳动带来的快乐!
  在静谧的夜晚,洗漱之后,躺在床上,随手翻开一本书,一缕淡淡的墨香犹如馨香之幽兰,顷刻间沁入心脾,陶醉了心神,驱走了倦意。慢慢地,你便会沉溺其中,静享美好之感觉。继而,它会转化成为一种身心的愉悦,催你渐入梦乡!
  书读多了,心中便滋生了许多念想。在充实且有书香陪伴的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中快乐着、醉享着。因此,执笔抒情怀。用文字剪辑生活碎影、人间百态,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的自然而然,顺理成章。
  一个个文字,犹如跳跃在键盘上灵动的音符,在我脑海中呼之欲出,我的思维瞬间活跃起来。一条条往日储备的知识链条经我仔细疏理、筛选,再斟酌到最后的海选落成,极度紧绷的脑细胞高度运作着,精神高度集中着,此刻,仿佛世间万物皆与我绝缘。我努力搜寻着能够深度触及我灵魂的最真实的感觉,执着地、孤身沉浸在自己独享的精神乐园中,乐此不疲。
  当犹如蚂蚁般繁多的文字终于静静地定格在电脑面板上的
  那一刻,我的心雀跃了,如汩汩山泉水汇入小溪般欢快着、喜悦着……
  从此,闲暇时,我便踏上了一条写作的不归路。
  

“食不可无肉,居不可无竹,室不可无书。”自从与诗文结缘,诗文便成了我亲密的朋友,陪伴我至今。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我,一直把赏诗、读文、写作作为自己的愉悦方式,始终坚持着,其乐融融。不为名利虚荣,只为生命需要信仰,灵魂需要家园,做人需要精神。每每休闲,我远离喧嚣的潮动,在网海里泛舟,在书山里探秘,在键盘上激扬文字。赏诗、读文、写作,成了我释放工作压力,卸载心理负担,淡定浮躁心情,抒发情怀的最好方式。

诗、文,是最好的精神食粮;诗、文,是消解苦闷惆怅的心灵鸡汤;诗、文,怡情,养心,养灵性。宋代诗人尤袤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饥而读之以当肉,寒而读之以当裘,孤寂而读之以当友,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。”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。赏诗、读文,就是吸收精神上的养料,好像每天吃饭吮吸养料一样。通过“赏读”汲取营养,从中得到情感的陶冶和精神上的享受。赏诗、读文是快乐的。潜心网海书山,享受无拘无束的赏读快意。或纸上,或网络屏幕上,像一杯清茶,沐浴疲惫身心;如一轮朝霞初上,生机勃勃。好诗好文,其浓浓的馨香会吸引我,让我赏读、回味,爱不释手。作者的心灵呼吸,慢慢向我漫延过来,我会走进作者的心灵深处……与诗、文为友为伴,增加了一份清纯,减少了一份浮躁;与诗、文为友为伴,增加了一份儒雅,减少了一份粗俗。我受益匪浅。

写作也是快乐的。写点儿小诗小文,自娱自乐,内心充实,灵魂富有,我很满足。每当夜幕降临,房前屋后响起麻将、扑克交响曲时,我独居陋室,在灯下,或手写或敲键盘,乐趣无穷。博客、社区,开满了文字之花,结下了收获之果。我的文字,流淌着我的血液;我的心路,粘着文字的清白与纯净;我的诗、文,浸染了我血脉的激情与梦想。写作让我的生活变得更有生趣,更加充满激情。沉浸在写作这种精神活动中,没有郁闷,没有纠结,没有生活的不愉快。自己的心灵在写作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净化和升华了,得到了精神滋养,感觉自己宝贵的人生年华并未在碌碌无为中虚度。我写作已有二十余年了,二十余年,我收获不小。从1991年至今,我的诗歌、散文、散文诗、报告文学、花灯歌舞、小品、歌词等作品一千多件,先后在《中国文化报》《作家报》《中华文学》《中国文学》《中外文艺》《世界汉语文学》《国际日报》《中华日报》《欧华导报》《台湾新闻报》《越南华文文学》《新文学》《九州诗文》《诗词月刊》《中国诗词》《诗词世界》《诗词国际》《云南诗词》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《劳动午报》《人民调解》《云南日报》《春城晚报》《荆州晚报》《牛城晚报》《邵阳晚报》《四川工人日报》《山东文学》《边疆文学》《昆明日报》《大理文化》等国际国内一百多家报刊发表。作品荣获国家、省、市、区级奖项近30次,有的作品还得过千元大奖。刊登发表的这些作品,大都真实的记载并展示了我在每一段人生旅程上的喜怒哀乐,反映了我的思想、信念及对社会、生活的看法和观点。这是我人生进步的里程碑,也是我最为自豪的财富,更是我青春不老的追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