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,第七十五章

雪槐一听仁棋被抓走,大急,叫道:“我们必须立即赶回去营救仁棋。”
法一点头,道:“七杀教主即已在天安出现,则我们再去十八地狱已没有意义。”众掌教一齐点头赞同,当下全师回转天安。
轰轰烈烈远征十八地狱之战,却就这么中途回转,众人都有些泄气,冷灵霜却担心另一个问题,私下和碧青莲狐女商议,道:“敬擎天不攻城也不抓别的人,独独抓走仁棋,是因为他深知仁棋在槐哥心中的重要,这一次的诡计,一定又是针对槐哥的。”
听了她这话,碧青莲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:“他到底又有什么诡计啊,槐哥对他那么好,他为什么一定要害死槐哥才甘心呢?”
狐女伸臂搂着她,一颗心也是揪作一团,道:“你的话很有道理,敬擎天独独只抓走仁棋,十有八九就是要对付槐哥,因为槐哥是他的克星,槐哥不死,他的七杀教永成不了气候,而最可怕的,是槐哥到今天仍然执迷不悟,敬擎天随便使个什么计策,便是有着再明显的漏洞他也一定上当。”
她的话叫碧青莲更是哭作一团。冷灵霜一时也是心乱如麻,想了一想,对碧青莲道:“莲妹不要哭了,哭并没有用,槐哥是个重情的人,敬擎天在他心中份量很重,但我们在他心中也不是没有份量,想阻止他不听敬擎天的话不可能,但我们要明确的告诉他,我们的生命是和他连在一起的,他死了,我们三个也决不活着,那么他就会为了我们,至少不会再做上次那种跪着任由敬擎天打的傻事,而只要他在生死一线之际还手,以他的本事,敬擎天未必就害得死他。”
狐女眼睛一亮,道:“这主意好。”
碧青莲睁大泪眼,道:“可槐哥知道我们的生命是和他连在一起的啊。”
“知道是一回事,明确的告诉他又是一回事。”冷灵霜看着她:“我们必须明明白白的告诉他。”
大队赶回天安,法一冷灵霜等首脑径到定天府,刚到门口,定天公主已迎了出来,两只眼睛都红红的,显然哭了不止一场。到府中坐定,说起仁棋被抓走的事,定天公主道:“是七杀教主,他亲自出手缠住我,天风道人便抓了仁棋去。”她虽伤心,但心智仍十分清明,看向雪槐道:“以七杀教主的身手,照说把我们全抓了去也不难,但他只抓仁棋,只怕是专门针对将军的一着诡计。”
冷灵霜三女想不到定天公主也是这么想,心中都是一跳,刚要接口,门子来报,说接到七杀教一封信,信上指明雪槐亲启。
雪槐接信打开,信上只有短短几句:“今夜子时,你一个人来鸣凤山东双凤谷,其他任何人不许出城,否则先杀仁棋。
后面没有落款,但那字雪槐熟悉之极,正是敬擎天亲笔。
冷灵霜碧青莲三女都挤在雪槐身边看,这时心中都是格登一跳:“果然是针对槐哥的。”
四十三章情人之泪定天公主法一等都看了信,定天公主看向雪槐,道:“我猜得没错,七杀教主独独抓走仁棋,果然是想要对将军不利,将军不可轻身犯险,此事须从长计议。”
法一也点头道:“七杀教最忌的便是雪将军,一心想除去的也是雪将军,所以雪将军千万不可上当。”
冷灵霜几个齐看着雪槐,雪槐想了一想,道:“双凤谷我得去,仁棋在他们手中,不去不行。”
“槐哥。”碧青莲叫,眼中已是含了泪。
定天公主也道:“雪将军,我不能让你去,仁棋是我的丈夫,是我最亲爱的人,但也正因为他是我的丈夫,我更要阻止你,我绝不能用你的性命去换他回来,你和仁棋从小一起长大,深知他的为人,你应该知道,便是仁棋自己,也是决不会让你去为他冒险的。”
看着众人一脸紧张,雪槐却呵呵笑了,握了碧青莲的手,看向定天公主,道:“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,是担心我和上次一样,见了七杀教主任他打不还手,你们放心,这次不会了,因为我知道想杀我的不是我义父,而是侵入我义父身体的血煞魔,即知他是血煞魔,我怎肯把性命白白送到他手里,只要我自己不想死,说句大话,便是七杀教所有邪魔全在双凤谷里等我,我也可全身而退。”
他一语道破众人心中担心的根缘,定天公主与冷灵霜几个相视一眼,一时都不说话了,确实,以雪槐的本事,只要他不犯傻,那么即便救不出仁棋,全身而退是绝对做得到。
近子时,雪槐整装起身,碧青莲猛地叫道:“槐哥。”
雪槐回头,碧青莲一脸激动的看着他,眼中情深似海,道:“槐哥,我们姐妹三个的生命和你是连在一起的,你生,我们也生,你死,我们也死,生生死死,我们永在一起。”说着话,伸出手去,冷灵霜狐女也伸出手,与她的手握在了一起。
雪槐虽说得明白,但三女心中仍存疑虑,她三个都是最了解雪槐的人,关健时候,尤其是在知道敬擎天根本不是什么邪魔附体的情况下,雪槐未必不做傻事。
这些日子,雪槐与三女灵肉相融,可以说无时无刻不感受着三女的海样深情,但听了这话,心中却仍是一震,明白三女心中的担忧,伸臂将三女一齐搂着,低声道:“我明白,我的生命并不是我一个人的,所以无论在任何情况下,至少我会好好的活着。”去三女脸上各亲一下,毅然回身,飞掠出城。
正教魔门联手,总体实力强于七杀教,但敬擎天抓着了仁棋,却是真正点着了雪槐的死穴,除了雪槐,正教魔门果然没有半个人敢出城去,看着雪槐飞掠而去的背影,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为他担心。
雪槐没去过双凤谷,近鸣凤山,刚要运剑眼搜,早感应到一股灵力直袭过来,这股力道邪恶而强大,就象一脚踏进刚杀过成千上万人的大杀场,扑面而来的那股煞气。
雪槐运灵力一挡,将这煞气挡气,身子顺着这股煞气闪电般掠去,一眼就看到了敬擎天。
双凤谷因传说中有双凤盘旋飞舞而得名,地势却象个鸡窝,口子小而中间大,最宽处约有里余。敬擎天这时就站在双凤谷的正中间,旁边还站着七里香,两人身后数十丈处,仁棋靠着一块石头坐着,一眼看到雪槐,一下子跳起来,叫道:“雪槐,你怎么来了?”
看仁棋没事,雪槐心中一喜,叫道:“仁棋,你没事吧。”见仁棋点头,放下心来,转头看向敬擎天,张口想叫义父,却又忍住,转眼看向七里香道:“会首。”
他话中的意思,七里香自然明白,与敬擎天相视一眼,忍不住仰天狂笑起来,雪槐再傻,看了她这种笑,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,一颗心直沉下去,叫道:“会首,你骗我?”
听了雪槐这话,七里香更是哈哈大笑,敬擎天却猛地喝道:“雪槐,不要废话了,今天让你死得明白,没错,你七岁之前的敬擎天,就是你心目中的敬擎天,我虽然不甘心一辈子给人做犬马,但时势所迫,没有办法,而就在你七岁那年,我得到了神魔珠,获得了血魔藏在神魔珠里的魔灵,终于就有了一展雄心的本钱,我本来想把你和夕舞训练成我的左膀右臂,但我一手养大了你,深知你的性情,所以只把魔功传给了夕舞,至于你,我只当养了一只狗,能看看门更好,不能看门就一脚踹死,可恨的是夕舞一直维护着你,否则早在你发现黑水的阴谋破坏我的好事时,我就一剑斩了你,那也就没了你后来屡次的碍手碍脚,不过今天斩你也是一样,我养了你十七年,你给我取来了血狻内丹助我最终练了血煞箭神功,一切就算扯平了,你再不必叫我义父,放开手脚来保命吧,我倒要看看,名动天下的逆星流到底有多厉害。”说着仰天狂笑,笑声中他左边脸上忽地鼓出一个大包,那包越鼓越大,到馒头大小时突地暴裂,血光一现,竟钻出个血淋淋的脑袋来,血肉模糊,呲牙咧嘴,两眼中绿光四射,不时的嚎叫着,那情形,就象一个给剥去了头皮却一时未死的人,临死前不绝的哀嚎。同时他双手上也有包鼓出来,血光炸开,左手上竟然又生出一只手,手里还抓着一幅血淋淋的人心,而右手上生出的更怪,却是一只脚,但是却特别的修长优美,就象美人赤裸的大腿,充满了诱惹力。这暴长出来的头手脚各招摇了一会儿,忽又炸开,变成一蓬血花,但血并不流出来,而是给敬擎天一口吸了进去,然后其他部位又有包长出来,暴出的东西也不同,但都是丑陋恐怖之至。
血煞箭借冤鬼煞气练功,千万煞气聚为一体,功成后煞气也就成形,人为鬼居,鬼在人身,群鬼乱舞,所以才会暴出这些东西来,其实也就是成形的各种冤鬼煞气,这些煞气并不仅仅只是用来吓人的,敬擎天可以将全身功力聚于任何一缕煞气中以血光飞射出来,那等于是万千冤鬼煞气经魔功凝成一团射出,其势穿山碎石,凌厉无伦,血煞箭之名便因此而来。
雪槐的身体仿佛结成了冰,再又给重锤轰击了千万下,一点点碎裂。
“那么夕舞一直都是知道的了。”他的声音嘶哑沉重,象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,更又象溺水的人临死前最后的求救。
“是。”敬擎天狂笑点头,体中煞气仍不绝的从身体各部位暴出:“她不但知道,还一直劝我教你魔功,其实如果我教你魔功,说不定能改变你也不一定,那你倒还真是个好帮手,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小子,拿出全部本事保命吧。”
敬擎天说完,一声狂嚎,体中煞气全部收敛,再不见半个包鼓出,同时身子往前一倒,右掌一扬,劲气如山,向雪槐当胸击来,掌到中途,右臂上突地鼓起一个包,血光一炸,钻出一只血淋淋的鬼爪,直升上丈许高下,向雪槐当顶抓下,同时间他两腰上也各鼓出一个包,却钻出两个赤身女鬼,一左一右抱向雪槐双腿,他前跨的右脚也还有一个包,却是一只脚,修长光润,是一只美女的脚,恶狠狠的踹向雪槐的下身。
一招之内,四路齐攻,猛恶恐怖,便是一边的七里香看了也是暗暗点头,想:“血魔传下的这血煞箭果然威力无穷,我的天香大法虽成,但论势道之凌厉,却是远远不及了。”
但面对敬擎天如此凌厉的攻势,雪槐却象是呆了傻了,一动不动,远处的仁棋急得大叫:“雪槐,快还手啊。”
只是他的叫声远不如敬擎天的攻势快,声音还未传到雪槐耳里,敬擎天已四路齐至,眼见雪槐一动不动,敬擎天心中暗喜:“难道这小子又犯傻了。”但他只高兴了一下,煞气堪堪要挨着雪槐身子,眼前一花,突地不见了雪槐身影。
雪槐一闪十余丈,敬擎天厉叫一声:“不要走。”扭身又是四路齐上,雪槐又是一闪,敬擎天连出三招,雪槐连闪三次,都闪开了,更不还手。
敬擎天三招无功,住手看了雪槐道:“为什么不还手?若自认不是敌手,那就早早自杀了事。”
雪槐看着他,心中刀绞也似的痛,道:“义父,你养我十七年不容易,所以我让你三招。”
“好。”敬擎天点头:“三招已过,把你的逆星流亮出来,看能不能逆得转我的血煞箭。”一掌当胸直击,头顶血光一炸,又生出一个脑袋,这脑袋下的脖子越长越长,直长得有一两丈高下,鬼嘴一张,猛地就向雪槐头顶咬下来,同时间他两腰上也各生出一个长脖子脑袋,一左一右咬向雪槐双腿。
敬擎天一再要雪槐用逆星流出手,一是血煞箭的煞气可聚可散,遇到强大外力反击,一炸而散,并不一定要逆回体内,二则敬擎天也是认定自己练成血煞箭后,功力绝对已在雪槐之上,逆星流虽神奇,但人力有时而穷,无论什么,都有个度,他就不信,在他的功力高于雪槐的情况下,雪槐的逆星流也能将他的力道全部逆回来。
只是有一点敬擎天绝对没想到,那就是雪槐根本不会逆星流。
眼见敬擎天三路齐至,雪槐终于不再闪避,深吸一口气,展开飞云掌,一式“如来撞钟”,连出四掌,四股强大的劲力发出,将三股煞气和敬擎天当胸一掌尽数挡了开去,敬擎天煞气虽凶神恶煞,却是近身不得。
“好。”七里香在一边娇喝一声,对敬擎天笑道:“擎天,你的血煞箭遇上真对手了。”
“那就试试到底谁高谁低。”敬擎天一声狂叫,身子一抖,血光飞炸中,脖子上忽地又长出两个脑袋,前后更又生出四只手,竟现出三头六臂之象,对着雪槐疾风暴雨般攻过来。
雪槐自魔龙手成后,功力已渐臻天人合一的化境,返璞归真,和光同尘,功力的高低,外表根本看不出来,敬擎天自认练成血煞箭后功力高于雪槐,事实上仍是低得半筹,只是血煞箭煞气千变万化,攻势是远强于雪槐,但雪槐展开飞云掌,却也是守得滴水不漏。
七里香在一边观战,眼见雪槐在敬擎天如此攻势中,仍是举重若轻,不露半点败象,尤其是斗了这半天,始终不见雪槐用逆星流还击,显然是留有余力,心中暗惊,想:“小和尚果然了得,还是合力一举击毙了他为上策,再拖下去,只怕有变。”打定主意,咯咯一声娇笑,道:“擎天啊,你注意没有,他一直不肯用逆星流呢,显然只用了七分力,还是我来给你帮手吧,怕只怕我两个联手,仍然不是他的对手呢。”娇笑声中,一闪到了雪槐身后,手中花划圆,指向雪槐后心。
她这一划,姿势妙曼,而且显得十分的悠闲,似乎不是对敌,只是要把花送去给雪槐闻闻,然而雪槐身在圈中,却切身感受到了七里香这一划的可怕,那一划,就象展开了一张巨大的网,裹住了雪槐身子,而且越收越紧,只一瞬间,雪槐便觉闪动艰难,每出一掌,似乎都要冲破万斤的阻力。
七里香功力本就已到极高之境,在敬擎天得到血狻内丹练成血煞箭后,借着与敬擎天的交合采阳补阴,她终于也练成了天香大法,功力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与雪槐相较,也只略逊半筹。天香大法纯是一股阴劲,似花香无形,一旦袭上人身,却是无所不至,甩也甩不掉,敌人在她的力网中苦苦挣扎,消耗了大量精力后,神疲力竭,手脚迟钝,她便可就中取事。
雪槐给七里香力网裹住,在两人合围中又拆了十余招,越来越吃力,心中凝思:“他两个联手,我不是对手,须得发挥天星遁魔大法的长处,分而破之。”心中定计,双掌一分,左击敬擎天右击七里香,趁着七里香斜避之际,身子一闪,掠出战圈。
敬擎天想不到雪槐在这样的合围中仍能破围而出,又惊又怒,狂叫道:“往哪里走。”衔尾急追,他不知雪槐就是要他追,因为雪槐见识过敬擎天的血煞遁,知道远快于一般遁术,短距内足可与他的天星遁魔一拼,七里香必然赶不上来,到时便可各个击破了,他想得好,七里香却不肯如他之意,一见雪槐掠出,她咯咯一声娇笑:“小和尚想跑,好啊,看我先杀了仁棋。”不追雪槐,反向仁棋掠过去。
七里香心计深沉,这一招可说是点中了雪槐的死穴,雪槐若跑,仁棋必死,想救仁棋,那就只要回头再战,最终在她两人的联手围攻中苦战到死。
雪槐听了七里香的话,扭头果见七里香直向仁棋扑去,一时间惊怒交集,敬擎天虽亲口揭穿了自己的真面目,但雪槐心中旧情难舍,始终不愿下杀手,这时七里香要害仁棋,他便再也顾不得了,一旋身掉头回掠,回身之际,定海弓已取在手中,左臂金光一闪,化出魔龙手,引弓搭箭。

可以说,自千年青莲子到体内,直到此一刻,雪槐才真正感受到千年青莲子的好处,也更感受到碧青莲对他的深深情意。
“莲儿,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。”雪槐在心中低叫,眼前浮现出碧青莲情深似海的眼睛,心中倍感温馨。
功力到七里香西王母这种境界,普通毒物即便是进入腹中,也是无关紧要,略一运气即可排出,所以敬擎天要对付西王母,必须借血魔传下的秘方。雪槐功力尤在西王母之上,差不多已真正臻于天人合一的至境,全力运功之际,护体灵力已可在身周形成三尺左右的灵光圈,如果雪槐不是大意,计吴血雾一出立即运功护体,则化血神雾再邪再毒,冲不进他的灵光圈也是无济于是,此时受困,一则是想着有千年青莲子大意了,二则是雪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功力已到了可生成灵光圈的地步。
他先前一晕之下,手上劲力松了,血狻便脱手飞了出去,这时神智复明,生怕走了血狻,当下急运剑眼看将出去。却见血狻已飞到数十丈外,倒未远走,而是停了下来,跟计吴一起往红雾里看,显然是想看着雪槐倒下。
血狻还在,雪槐心中吁了口气,明白计吴此时的想法,微微一笑,对着计吴一抱拳,道:“计吴前辈,你的化血神雾晚辈已经领教过了,咱们不要斗了吧。”
正如雪槐猜测的,计吴正静立着等着雪槐倒下呢,再想不到雪槐竟恍若无事,而且还有一件事叫他想不能通,雪槐先前是侧背对着他的,这时抱拳说话,却把身子转了过来,笔直的面对着他,很显然,他的弥天血雾并未能遮住雪槐视线,雪槐仍然能看见他。
“这小子到底是人是鬼。”计吴惊怒交集,他自在化血泽中练成化血神雾,数百年间化尽万灵,只要雾起,从无一物得脱生天,怎么也想不到,雪槐竟然若无其事。计吴属于那种心胸极度狭隘犟倔之人,虽然心中震惊,却怎么也不肯甘心,对血狻打个暗号,血狻一声吼,猛地扬翅向雪槐冲了过来,冲到十余丈开外,忽地张口,喷出一条火柱,火柱有大海碗粗细,来势如箭,恍若一条火龙,血狻自己却不敢再飞近,显然是怕了雪槐。
借着双翅扇动的掩护,计吴悄无声息的掩到了雪槐侧后,血狻火柱一出,他也急扑上来,安心两面夹攻,一下便收拾了雪槐。
“不给这红眼鬼一个教训,看来他是不会死心。”雪槐心中冷哼,看那火柱堪堪烧到面前,身子霍地一闪,这时计吴刚好扑到,眼前忽地失了雪槐踪影,反是血狻火柱扑面而来,一时措手不及,急往一边躲闪火柱,却突觉脑后风生,急回头时,雪槐一只巨掌已拍到他头顶,计吴避无可避,闭目待死,不想雪槐手掌堪堪挨着他顶心,却又突地转向,一下拍在他左肩上。
雪槐这一掌用的只有五成力,却也将计吴一个身子打得直飞出去,口鼻中都有血渗出来,雪槐同时喝道:“计吴前辈,我这一掌手下下留情,算是我跟你要血狻内丹还的一个人情,再莫要逼我动手了。”
血雾毒不倒雪槐也迷不住雪槐,更挨了这一掌,计吴事实上也再无斗志,身子一落地,立即急逃开去,却尤是不甘心让血狻落到雪槐手里,边逃边急叫:“血狻儿,快走。”
血狻见主人公逃走,自也知机,奈何它虽身有双翅,却无论如何快不过雪槐,刚掉过头,雪槐已飞扑而至,骑在了它身上。
血狻惊怒之下,身子猛颠,要把雪槐颠下来,同时口中不绝狂吼,雪槐一手揪着血狻颈边毛发,另一手去血狻头顶连打两掌,血狻不仅皮粗肉厚,更兼已练成内丹,虽打得血狻痛叫不绝,却是未能打死,仍是身子乱颠。
“好畜生,倒是皮厚。”雪槐低叱一声,左臂一扬,运起魔龙手,一把抓住了血狻的脖子,爪一紧,但闻格格脆响,血狻颈骨立断,血狻虽是已修成内丹的洪荒异兽,但仍抗拒不了魔龙手霸悍绝伦的爪力。
血狻跌落地面,雪槐取一支天宇流星箭,以魔龙手执了去血狻后背一划,将血狻身体划开。天宇流星箭是地精在溶浆中烧练千年后剩余的精母锤练而成,乃是世间至坚至钢之物,之所以魔女天虎只给雪槐留了三支箭,固然值得天宇流星箭一射的人实在不多,同时也是因为要打造一支天宇流星箭实在是太不容易了,但也正因为天宇流星箭的坚硬难得,才受得起以魔龙手经定海弓射出的那种不可思议的速度,换了其它箭,早在半途中便自己烧化了。血狻皮坚肉厚,虽死,丹气尤存,雪槐若不是以魔龙手执了天宇流星箭划开它身体,还真拿它有些无可奈何。
雪槐划开血狻身体,看腹中有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,尤自热气腾腾,知道便是血狻内丹了,心中大喜,想:“这下义父体内的邪魔可以驱除了。”扯下一只袖子包了血狻内丹放在怀中,这时计吴的化血神雾仍在往四面扩散,放眼茫茫,天地间一片赤红,似乎整个化血泽都给血雾蒙住了,雪槐心中嘀咕:“这红眼鬼的血雾还真是霸道呢,人走了雾还不散。”不过剑眼一扫他就明白了,喷出血雾的不止计吴一个,这泽中还有不少邪灵,都是受计吴控制的,这时仍在帮计吴助势。
看明白泽中情势,雪槐倒后悔了,想:“这化血泽中如此邪恶,也不知害了多少人畜,刚才真该一掌打死那红眼鬼,替这一带百姓绝此一患。”这时后悔也迟了,计吴早已逃得无影无踪,只得收了血狻内丹出泽来。
出了化血泽,雪槐四下一望,不见七里香身影,心中思忖:“会首说借什么宝物来助力,也不知借到没借到,血狻内丹过久了只怕效用会打折扣,这可如何是好?”正自踌躇,忽觉一股灵力扫过来,正是七里香在泽边运灵力搜索他,雪槐大喜,急迎上去。
七里香在距雪槐十余里外的泽边另一处,她早到了,自然也看到了泽中生成的化血神雾,先前十分高兴,后来感应到雪槐出泽时的灵力波动,一颗心便直沉下去,她心中尤有些不肯相信,运灵力与雪槐灵力一碰,确认是雪槐后,这才死心,迎了上来。
雪槐先看到七里香,喜叫道:“会首,成了,我取到血狻内丹了。”
“计吴无灵不灭的化血神雾也化不了他,这小子实在太可怕了,难怪敬擎天见了他要望风而逃,不过有了血狻内丹,敬擎天能练成血煞箭,我也能借阳补阴彻底练成我的天香大法,到时两人联手,这小子即便是金钢铸就,也能给他化了。”七里香心中暗转念头,表面上却装出一脸的笑,迎上来道:“雪将军果然神功盖世,我刚来,见泽中血雾已起,还生怕将军出事呢。”
“劳会首担心了。”雪槐抱拳,怀中取出血狻内丹,交给七里香。
七里香接丹在手,狂喜,道:“这下好了,有了血狻内丹,立马就可驱除你义父体内的邪魔。”
雪槐也是喜悦无限,却又担心道:“我和那邪魔动过手,果然邪功了得,不知会首一个人对不对付得了,要不我去给会首帮忙。”
七里香忙摇头,道:“不必,现在你义父体内的邪魔只信任我,别人帮手,反而添乱。”
“如此有劳会首了。”雪槐深深作下揖去。
“其实是我要谢你呢。”不过这话七里香是在心里说的,并未出口,笑嘻嘻说了两声不敢,叫雪槐听消息,当下分手。
雪槐循原路回天安城来,走到一半,却见一大群人急掠而来,当先的是碧青莲三女,后面梅娘六个加雷电双鸦,连定天公主也来了,原来众女听了夕舞的话都急坏了,碧青莲借着莲心感应,带众人一路寻来。
一眼看见雪槐,碧青莲一声喜叫:“槐哥。”急掠过来,猛扑地雪槐怀里,紧紧的就抱住了,冷灵霜狐女见雪槐好好的,也是心中狂喜,但当着梅娘定天公主等人的面,却是有些害羞,不敢似碧青莲般扑进雪槐怀里来,但看着雪槐的两双眼睛却都是情热如火。
雪槐轻拍碧青莲后背,道: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,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?”边说边看向冷灵霜和狐女,眼光里安慰一番,随看向定天公主几个,打了招呼,道:“你们怎么都来了。”
他话一出口,碧青莲猛地抬起头来,叫道:“槐哥,你不好,我和霜姐月姐大家都生你的气了,你说,七里香骗你出去,你为什么不先和我们说?”
“原来你们都知道了。”雪槐笑,道: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太性急了,事前是应该先跟你们说一声,不过七里香并不是骗我,她是要帮我,你们可能不知道,原来我义父不是什么邪魔冒充的,而是中了邪,给血煞魔侵入身体控制了神智,所以才会心性大变,七里香会首告诉我,说要将血煞魔从义父体内驱除出来,必要借血狻内丹之力,所以我往化血泽走了一趟,因为事情急,而且也没什么了不得的,所以就先没跟你们说。”
他说得轻松写意,包括定天公主在内,所有人却都是脸色大变,惟一脸色不变的是狐女,因为她不知道化血泽,更不知道计吴化血神雾的厉害。
“化血泽,槐哥你进了化血泽。”冷灵霜惊叫:“那你撞着计吴没有?”
“撞着了啊。”雪槐看她一脸紧张,笑道:“怎么了,我还和他打了一架呢,否则怎么取得血狻内丹,血狻可是他的坐骑呢。”
“那——那他有没有喷化血神雾。”冷灵霜说话几乎有些结巴了,道:“就是他口中喷出的红雾。”不止她紧张,所有人都是一脸紧张,便是狐女也感觉到了不对,双手同样紧紧的绞在了一起。
“喷了。”雪槐点头,道:“看你们的样子,那什么化血神雾看来有点名气,不过也确是厉害,如果不是莲儿化在我体内的千年青莲子,还真撑不住呢。”
“啊。”碧青莲一声喜叫,猛地抱住了雪槐,随即又抱着冷灵霜狐女,三女不绝的又跳又叫,雪槐看她三个高兴得象三个疯丫头一样,倒笑了,看一眼梅娘几个,道:“你们好象都知道,看来计吴这化血神雾还真的有点子名气。”
梅娘笑着一边叹气一边摇头:“你这幸福的小子,什么叫有点子名气啊,计吴的化血神雾号称毁天绝地,无灵不灭,岂止是有点子名气,简直是凶名赫赫呢,这世间所谓的名家高手一捞一大把,但只要你说进化血泽,保证半个都找不到,七里香看来是要血狻作什么用,可她自己就不敢进去,只有来骗你。”
“会首不是骗我。”雪槐摇头:“她是要替我义父驱邪。”
到这会儿他仍是执迷不悟,一脸固执,众女心中本是一肚子话,相视一眼,却都不再开口。
冷灵霜看一眼碧青莲狐女,道:“对了槐哥,夕舞来过天安城了,你被七里香叫走的事,就是她告诉我们的。”夕舞的事,三女商量过,虽然都忌着夕舞,但决定还是告诉雪槐的好,否则万一以后雪槐知道了生气。
“原来夕舞先到了天安城。”雪槐看着三女,道:“我也见着夕舞了。”
三女齐睁大眼睛,冷灵霜道:“你也见着夕舞了,她怎么说,有没有不要你进化血泽?”
“是。”雪槐点头:“她也不让我进化血泽,说是七里香想害我,还说什么我义父一直就是这样的,她这明显是小孩子话嘛,我是义父一手养大的,义父骗没骗我,难道我看不出来,义父一直在骗我,那么岂非夕舞她自己这么多年也一直在骗我?真是的。”他说着,自己摇头笑了,冷灵霜几个却相顾骇然,心中均想:“连夕舞的话他都不听,真不知道要怎样他才会醒悟过来。”
回到天安城,重又筹备仁棋与定天公主的婚礼,雪槐心情大好,虽忙,却是忙得呵呵笑,他高兴,碧青莲几个本应该开心才是,但想着雪槐高兴的原由,却都开心不起来。
雪槐忙婚礼,冷灵霜与法一等却是广布探子,严密监视敬擎天与七杀教余孽的动静,商议的结果,都认为敬擎天叫七里香骗雪槐取血狻内丹,必是要练一门魔功,魔功一成,一定还会兴风作浪,只不过无论是冷灵霜众女还是七大掌教都没想到的是,定天公主婚礼过后不到一个月,敬擎天就在十八地狱打出了七杀教的旗号,并公然宣称要与正教魔门决一死战。
得到消息,冷灵霜第一个反应就是敬擎天借着血狻内丹之力而魔功大成,急与七大掌教商议,法一几个也都是一样的看法。
想法不同的只是雪槐,道:“难道那血狻内丹也驱不得我义父体内邪魔?那还有什么办法?”众人听了他话,无不叹气,知道和他没法说,便都闭口不言,当下正教魔门高手齐聚商议,决定联手出征十八地狱,彻底扫平七杀教,对这个决议雪槐自也没有二话,只是心忧怎样才能将血煞魔从敬擎天体中驱除出来。
定天公主新婚,且京师也要高手坐镇,便留守京师,孙荧率十八剑手相助,其他正教魔门高手全体出征十八地狱。碧青莲先前要借龟泪藏身,十八剑手不能带身边,这时也赶来了,三女担心雪槐再上敬擎天的当,便生个计较,叫碧青莲缠着雪槐,要雪槐再作青莲剑阵的左护法,一刻也不许离开碧青莲,碧青莲娇滴滴的一缠,雪槐想不应都不行,只好答应了,却开玩笑道:“好啊,我这青莲左护法一定尽职尽责,寸步不离,便是我的好莲儿要上床睡觉,我也跟上床护法。”说得碧青莲咯咯娇笑,媚眼如丝,一个身子在他怀中缠藤儿似的缠作一团。
十八地狱在恶鬼山下,距天安几近万里,正教魔门远征大军五千余人分作五队,借遁术急赶,走了三日,到第四日,前队突然传来消息,敬擎天派人送来书信,冷灵霜和七大掌教在中军,以统一指挥,拿了信来一看,上面只一句话:你们已中了本教主调虎离山之计,本教已轻取天安。最后的落款是敬擎天。
冷灵霜法一几个无不大吃一惊,当下商议,都认为敬擎天此信不太可能是虚声恫吓,虽然敬擎天送此信必有诡计,但信中说取了天安城只怕是事实,冷灵霜因年轻,因此此次远征推了法一为盟主,法一本来力荐雪槐,其他人都同意,反到是冷灵霜碧青莲三女坚决反对,法一不得已只好作了盟主,当下便传令所有人先停下来,但也不必就此赶回天安,因为如果敬擎天信中所说是真,则现在赶回去也迟了,万一只是虚张声势,急赶回去可就上了敬擎天的当,将大挫锐气,只命探子飞速赶回天安查探。探子去了一日,第二日便和孙荧十八剑手中的一个回来了,禀法一,信中所说半虚半实,敬擎天确已在天安出现,率七杀教邪徒攻进定天府,掠走了仁棋,至于天安城则仍在镇海军手中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