烙在我的日月星辰

我时常在梦里醒来

        我时常梦到一条路,一个坐标。

仿佛眼前浮现着绰绰人影

     
 坐标是在东方,而我徐徐赶路,跋山涉水,去往哪个目的地。许多次在路上行走,或者趟过河流,路过家乡和熟悉的城市。而坐标的影子,却是半点没有。有一次,路过一片山,突然有阳光扫过,树叶的轮廓逐渐分明。沙沙的声音,是风在划动。梦里没有白天,即使是在白天做梦,做着白日梦。我不知道,别人的梦里是否是有明媚的阳光和美丽的风景。我大多数的梦里,是黑夜和昏暗的前行。漫无目的,只是向着某一个方向走,或者是急行。梦里不知是梦,即使是可怖的场景,也鼓起勇气,将它辨别的分明。

那黑土地上碾出了沟壑纵横

       
夜半醒来,窗外挂着残破的月。看过时间,又沉入梦境。失眠多梦,是近几年的常态,吃过几包中药,仿佛没有什么作用。戒掉咖啡和茶叶,睡眠也没有变的更好,身体不好不知道是否有这个缘故。而梦境于我,大约成了现实的延续,知其不实,却贪恋上瘾。

门庭堆满谷物,也堆满欢笑声

       

我时常在梦里醒来

      未完待续……

仿佛鼻尖弥漫着幽幽清香

那大洪水冲不垮五十六朵花

花团锦簇彼此,也锦簇着山河

我时常在梦里醒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