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拿一张车票

  明天妈妈出院,我也退休了,我要把妈妈接到自己家里住,好好地陪她过余下的日子,让她幸福快乐地度过晚年。妈妈只有我们姐妹三个,那年爸爸走得早,妈妈只能和我们姐妹三个一起过。
  说是一起过,实际上是和大姐、二姐在一起生活。我是妈妈最小的女儿,房子也小,妈妈就一直没能和我们一起住。今年,总算换了大房子,三室一厅,南北通透,阳光充足。
  其实,我和老公早就商定,妈妈出院就接到我们家,让她住光线最好的那间房子。八十六岁的老妈,辛苦了一辈子,从我结婚到现在,一天也没和我们一起住过呢。这次搬到我们家,就坚决不让她离开了,退休了,我有充足的时间陪她,好好弥补一下,我们这些年对她老人家的亏欠。
  妈妈明天回来,今天,我们就把新买的纯棉布红格子床单给她铺好,被子、枕头软软绵绵,全都是蚕丝的,是昨天我和老公新买的,花了两千多。老妈妈这辈子也不容易,该让她享受一下了,花点钱无所畏,心里痛快!对了,还有给妈妈新买的拖鞋,毛绒绒,软乎乎的,她穿上一定舒服。再把老公上月买的那根拐杖放在床头,拐杖上还刻着一条龙,像要飞起来,老妈妈看了一定喜欢。座椅上还得放个垫儿,让老人坐上也舒服。还放那个红色的,妈妈偏爱红颜色。
  哦,差点儿忘了,妈妈的茶具还没放在桌子上呢。茶具也是新的,妈妈一直喜欢青花瓷,这回特意买了一套青花瓷,好让她老人家高兴。
  一切就绪,只等妈妈明天出院,住进我们家宽敞的大房子。
  明天一早儿,就让儿子开车去医院接妈妈,别忘了让他给妈妈带上新买的羽绒服,这回妈妈来我们家就不走了。
  姐姐、姐夫们照顾妈妈这么多年,没一个有怨言的。尤其是两个姐夫,就像老妈的亲儿子,一个给洗头,一个给洗脚,这一干就是十几年,谁能做得到啊!全是老妈妈的福气,也是老妈的造化!
  这回也该让我和老公好好照顾妈妈了,洗头洗脚我全包,做饭洗碗老公干,我们决不能输给姐姐、姐夫们。退休了,有充足的时间陪老妈。在家陪她喝茶,聊天,回忆过去的那些美好与不幸的事;出门陪她逛公园,晒太阳,荡摇椅……
  第二天,早上四点多,电话铃突然急促地响了,大姐哽咽着从电话的那一头告诉我,十分钟前,妈妈在医院离开了我们……
  
  2017.12.24

图片 1

对于远行的人来说,回一趟家都很难的

“那个生你养你的地方,就是你的家”

“我们从千里奔波而来,只为了相聚”

1

昨天打电话给老妈,听到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:“干啥呢,什么时候回来。”我脑子一激灵,愣了,张口道:“姐,你到家了。”

接电话的是大姐,我满怀欣喜的和她聊着,还听到电话那头老妈在逗外甥女。虽只有声音传来,我能想到那是多么其乐融融的场景:

老爸在看电视,老妈坐在椅子上逗着姐姐刚满两个月的孩子,两岁的侄子在一旁闪着大眼睛看着。我姐夫,也在一旁,抽着烟,逗我侄子玩,而大姐在一旁拿着手机。

“快点回来,就等你了,我先到家了。”单听声音,就能想象到姐姐定漏出了大门牙,笑的极为灿烂。

每次回家,我都是那个最晚的。距离太远,大姐开车几个小时能到,二姐高铁也只花三四个小时,而我在厦门,不管选择什么交通工具,回趟家都要在路上折腾一天。

“谁让你跑这么远的,后悔了吧。”这人真是,卯足了劲奔向了远方,也只有回家了才能体会到远行的艰辛。

可是不管有多远,我都想在十一和家人们团聚,管他什么各地的风景,哪有什么能比得上回家吃妈妈做的饭,吃完饭逗逗姐姐的孩子,一大家子人唠唠嗑,那才是幸福。

我都能想象到家的情景,老爸和姐夫定会开了车去市里接我。而我再次看到熟悉的街道,那个我长大的小村庄,颇有点历史痕迹的老房子。还没进家门,我就扯着嗓子用家乡话喊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2

上大学那会,我在遥远的乌鲁木齐,二姐在南京,大姐在西安。我暑假是不回家的,离得太远,回去了也聚不齐。

每逢过年,我总是那个最晚到的孩子。当哥哥姐姐们都回家了,我依旧拿着手机,听着他们在家喊“妈”的声音,我的眼泪总会止不住的掉。也是在那时,很想家,很想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。

上大学那会,还能在家和姐姐、妈妈待上十天半个月,也可以缠着姐姐帮我洗衣服。一晃毕业三年,这每回一趟家,都成了奢望,我们姐妹几个从天南海北相聚,待上那么两三天,又都各自离开。

时间很快,每回家一次我们姐妹几个都变了模样。两个姐姐都结婚了,也各自有了孩子。而我现在还是原来的那个我,不知道明年会不会也和她们一样,转变了身份。

我曾想当然的以为,在哪里不重要,只要家人们彼此在一起。这到后来才知,压根不是这个样子。时隔多年,我在梦里总是会回到那个我出生的地方,我们也还是那么小,我拉着妈妈的衣角缠着她做饭。

无论我们怎么变,那个曾经出生长大的地方,它就在我的脑子里。而我们几个,也只有全都回去了,那个家才算是真的聚齐了,一个都不能少。

3

刚工作那会,十一我们是不回家的。总觉得回家很麻烦,这来回折腾太费劲,也待不了几天。没有孩子,还没结婚,我们想的总是趁着这七天假期,怎么玩?

这到后来,老爸也不远出劳作,老妈听了我们的话安心在家里,守着那几亩小薄田,我们几个商量着怎么都要回家聚一下。哪怕见见面,吃上一碗妈妈做的饭,看着老爸那严肃劲,一家人像小时候一样忙忙秋收,都是一种享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