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入神机

“居然敢封印我的手掌!你们也实在是太胆大包天!华沙耶帝,俱颅耶帝,伽楞伽楞天妖降世,魔灭人间!”妖神幸无尘的手掌一被封印,顿时大怒,从嘴里吐了一连串的真言文字,扭扭曲曲,是上古妖文,随意变化,一股庞大的妖气顿时勃然而起。这股妖气残忍,狡诈,凶狠,暴戾,到处震荡,所有的人感觉到了这股妖气,心都猛的缩了起来。而被封印在黄泉图中的“手掌”也受到了感应,骤然膨胀,涨大,漆黑如山岳,撕裂了滚滚黄云,从图中探了出来,五指抓摄之间,条条空间裂痕被抓出,如果人被抓到了,只怕是立刻就被撕裂。就算方寒现在的身体,非常强大,修炼的“阎罗金身”,又修炼到了天人境,内脏之中蕴含大阵,寿元已经到了一千七百年,但受妖神一爪,也会四分五裂,尸骨无存。“哼!受了我一记瞬杀大法,还敢如此的猖狂!你们四大巨头,还不退走,看来是铁了心的要葬送在这里了。既然如此,那就怪不得我了!”羽化门掌教风白羽看见方寒等人镇压妖神手掌有些困难,冷哼一声,头顶的那面“天皇镜”突然一转,狠狠照射,一道光华射到了妖神手掌上。哧啦!顿时那妖神手掌被这股镜光照射,顿时发出了凄厉的咆哮,力量锐减,缩小得只和普通人的手掌差不多,被方寒重新镇压。而与此同时,风白羽头上的“天皇镜”再次转动,射出了四道精光,连连照射向“天蚕娘娘”“妖神”“九阴魔神”“九阳魔神”。“走!”妖神已经知道了“天皇镜”的厉害,一声妖嗥,那断掉的手掌再次长了出来,完整无缺,那条断掉的手掌他也准备不要了。虽然能够把手掌重新生长出来,但此举消耗他不少元气,要苦修百年才能够炼得回来,不过也没有别的法子。羽化门掌教风白羽太凶恶,也太狡诈,隐藏得深。虽然四大巨头再次联手,也未必会怕了风白羽,但是此时已经毫无必要。他们精心设计的封印计划,却被风白羽耍了一道,反而将计就计,用瞬杀大法偷袭它们使得它们受伤,再这样僵持下去,谁又知道风白羽会耍出什么样的诡计来呢?此时,他们才知道羽化门实力雄厚,在仙道十门中,还排在前面。数二数三。仙道十门,虽然并列,但实力也有大小之分。太一门当之无愧是第一,但第二位却就有些斟酌了,有人说是玲珑福地,有人说是群星门,有人说是羽化门现在看来,只怕是羽化门稳稳当当排在第二,尤其是吸纳方寒之后。四大巨头各自挨了一道“天皇镜”镜光之后,都发出遁法,化为四道流光,瞬间就消失不见。“风白羽”把手一招,天皇镜收入了体内,也不追赶。事实上也没有办法追赶,长生秘境高手非常难以消灭。“好!终于脱离了危险,镇压了妖神手掌。”方寒也看到这一幕,松了一口气。那珈蓝把自己的金丹收了回去,方清雪也把不灭电符的力量收了回去,他的身体就缩小了下去,各种神通化成的那张符录再度散开,从神通六重“归一境”跌落到了五重“天人境”。他要从第五重炼到第六重,万法归一,还需要先把“五帝大魔神通”练成。这才是他的根本,其余的神通,只是锦上添花,增加他力量的一个配衬。“天皇镜是什么?居然这样的厉害?这个宝物,我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方寒一稳定下来,连忙询问。“我也不知。”珈蓝摇摇头,她身为羽化门五大杰出弟子之一,也不知道天皇镜的来历,方清雪也是表示自己不知道。至于龙萱,其余几个真传女弟子那就更不用说了。“天皇镜是远古三皇至宝之一。远古时代,世界之树还存在,玄黄大世界有三位皇帝,一位是天皇,二位是地皇,三是人皇。都是极其厉害的太古大能,他们各自持有一件法宝,分别是天皇镜,地皇书,人皇笔。威力极大,都是仙器!”阎这个时候说话了。“什么,天皇镜是仙器?这么说,我羽化门拥有仙器了!既然掌教拥有仙器,为什么不一举杀了四大巨头?一跃使我羽化门成为仙道第一大门派!”方寒大吃一惊,虽然他没有看见过仙器,但是心中深深知道仙器的厉害。对于仙道十门来说,一件仙器,就是镇教之宝!镇压气运,长盛不衰。现在仙道十门之中,只有太一门有仙器。“可惜,现在这天皇镜不是仙器,只是顶尖的道器罢了。”阎摇摇头。“为什么?”方寒愕然。“当年神族入侵玄黄大世界,神族的大能砍断世界之树。三皇率领练气士奋起反抗,重创了神族,但是还是被杀死。他们的三件法宝也被打破,失去了大部分的神妙,由仙器变成道器。在三千年前,我一次探险,得到了这残破的天皇境,因此才神通暴涨。”就在这时,风白羽的声音传来,“这件天皇境,若是有以前的威力,我羽化门早就可以和太一门分庭抗礼了。阎,你说是不是?当年黄泉大帝在的时候,也就是因为顾忌太一门的仙器,所以考虑再三,没有发动仙魔大战。”原来羽化门掌教,风白羽居然把方寒和阎的交流听了去。阎一听,浑身鳞片抖动,猛的从黄泉图中飞了出来,显现出自己蛟龙的形体,悬浮在空中,爪子指着“风白羽”道:“老风,这么多年不见了,你的威风不减当年,更是厉害了许多。啧啧啧啧,不过你的样子更年轻了,如果到世俗中去,不知道能够勾引多少小姑娘为你如痴如狂。”“得见故人,实在是心神清爽。”风白羽微微一笑,“你这条龙,口舌还是这样的嘻哈怠慢。可是力量却弱小得可怜啊。”“我若是不是受伤,老白你也未必就能够在我面前耀武扬威。不过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你准备怎么处置我?”阎嘻哈了一阵后,说话变得严厉起来。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”风白羽长笑起来。“笑什么?”阎用爪子抓了一下身体,捞痒痒。“我笑你太小看我风白羽了,我天皇镜在手,也不稀罕一切道器。你是跟着方寒,想把他培养成第二尊黄泉大帝,我也不管。就算他以后成为魔帝,也毕竟是我羽化门出来的。恩怨想必也分明,对我羽化门肯定会百般维护,我怕什么?”风白羽道:“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。当然,你如果要恢复力量,我倒是可以帮助你。”“我自己会恢复力量,也用不着欠你的人情。不过老风你的人品,说一不二,我倒是信得过。”阎摆摆爪子,“至于方寒今后会成为什么,他心中自有决断,我也无权干涉他。我现在只是依靠他恢复力量,以他的实力,肯定会在很短时间内,就把我的力量恢复。”风白羽看了一会儿阎:“你真的不要我帮助?我却是知道,你想晋升为仙器!当年黄泉大帝炼制你,就是想炼制出一件仙器来,只要寻找了三皇法宝中的地皇书,和你融合,你就会蜕变为仙器,这也是黄泉大帝精心设计好的计划。不然,他不会把整条黄泉圣河忘情水都炼制进去。”“什么!你知道地皇书的下落!”阎一惊,一双龙眼死死盯住白羽风,“也有这可能,你得到了天皇镜。三皇法宝,相互之间都有感应。不过当年黄泉大帝找了无数个年月,也找不到地皇书的下落。你也未必知道。不错,只要我恢复了力量,再得到地皇书,就能够两两合一,变化为仙器。地皇书本身是仙器,但被打落了成了道器,只有我才能够使得它再度圆满。再次成为仙器。”风白羽摆摆手:“地皇书在哪里,我只不过是略有感应。不过只要我修为进一步增加,地皇书到底在哪里,也未必不能推演出来。既然你不愿意我恢复你的力量,那也就罢了。方寒,你怎么看?”他最后一句话,是对方寒来说的。方寒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神,才上前回答:“回掌教至尊,这次掌教解救我于危难之间,方寒心里明白,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维护羽化门之利益。”“那当然,羽化门不负你,你不能负羽化门。如果羽化门负了你,你负羽化门又何妨?”风白羽道:“你回去之后,可以把二十八种神通的秘诀功法,都交给传功长老,这等贡献。门派给你一定的奖励。至于你修炼的五帝大魔神通,如果愿意贡献给门派,也就可以,不愿意贡献,那也就算了。”“掌教至尊,我还有一件大事要禀告。”方寒朝四周看了一眼,欲言又止。“什么大事?”风白羽道:“这四周有我法力封锁,天皇镜查看万物,没有人能够听得到,你但说无妨。”“是!”方寒连忙把自己碰到神族的事情说了一遍,同时还取出了那尊还没有被世界之树吸收的神族尸体:“神族再现,弟子知道事情紧急,本想立刻就报告门派,可惜就被陷入了仙府之中。”风白羽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,看着这神族尸体,手一挥,一股法力笼罩下来:“此事非同小可!走!我们先回门派!劫数!劫数”以他的身份,就算是天塌下来了,都面不改色,但是看见了神族尸体,立刻就失去了平常,可见事情之重大。原本方寒以为没有什么,但是现在心中却陡然蒙上了一层阴影。在风白羽的法力包裹下,全力挪移,他们在半个时辰内就回到了羽化门。

谁也没有料到,风白羽居然出现在这里,就连方寒都没有料到,自己羽化门掌教至尊,居然就在这里,为自己来解围。不过,他的心中也安定了一下,风白羽出现在这里,恐怕羽化门的危机就已经化解了,然而华天都和太一门勾结的事情,也肯定被风白羽洞悉,羽化门掌教大位,肯定是自己的了。“诸位妖族大圣,怎么样?我代表方寒同意了这次联姻,那极道大帝炼制的苍生大印,就当做狐族的嫁妆如何?”风白羽缓缓走来,身躯一丝不动,飘然而至,每个人都发琢磨到他行走的轨迹,好像他随时都会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。“风白羽又晋升了。”方寒看着风白羽的模样,分析着他的修为,居然晋升到了“天位境”参悟天位法则,更有一种朦朦胧胧的味道,恍惚如鬼神。而且,在他的身体之中,蕴藏着一种说不清楚,道不明白的危险气息。这种危险气息,渗透到每一个虚空角落,甚至方寒的小宿命术,都有一种颤动的气息。显然是风白羽身体之中蕴藏的神秘罡气,对方寒有一种威胁的能力。“风白羽是最神秘的一个人,可惜我现在还看不穿他。”此时此刻,方寒的修为,已经突飞猛进,看着风白羽,不像当初看时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掌教至尊味道了。不过现在,风白羽仍旧十分神秘,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来路。“哼!羽化门和我妖族联姻,自然要先给聘礼,那极道大帝的苍生大印,就先做聘礼如何?还有,我们妖族自然会出嫁妆,黄泉大帝的宝库,就是最好嫁妆。”就在这时,一位妖族大圣走了出来,这位妖族大圣,是一个身穿青色衣服,鼻子比较大,昂藏威武的男子,身材挺立之间,一股彪悍的气息,散发在宇宙虚空之中,“踏天大圣,刘踏天!”风白羽看着这个青色衣服男子,知道这是一头青牛修成的妖族大圣,非常凶悍,名震无极大世界,不知道击杀过多少无极星宫的弟子,还遨游虚空,到处掠夺,抢劫,踏天大圣的凶威,起码震撼数十个星域,诸多大世界。不过风白羽却并不在乎,脸上显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,“刘踏天,就算是我把狐族的苍生大印当做聘礼,也要交给狐族,不会交给牛族,你上前出头,是什么意思呢?”“哈哈……”刘踏天狂笑一声:“也没有什么意思,就是听说羽化门的掌教,是一个小辈,在三千年前,居然勾搭上了无极星宫的圣女,那圣女修为高深,早就成就了极其厉害的虚仙,你那个时候,还是不死之身,居然能够勾搭到她,凭借的是什么?一只蝼蚁,一条神龙,双方居然产生了感情,实在是令得我好奇。就算是现在,风白羽你也不过是天位境的人物,仍旧不放在虚仙的眼里,到底是为什么?我现在倒想要看看。你到底有一些什么玄妙之处?”在说话之间,刘踏天手掌一动,一掌隔空,朝着风白羽劈了过去。哗啦!一条青色气流,长达三千里,铺设在空中,在这道长河一般的青色气流之中,出现了一只牛蹄,这只牛蹄十分巨大,上面的蹄掌之间,相互叉开,许多符文流转着,散发出一股股把万物都踏在脚底下的气息。这只牛蹄,把天都踏在脚掌之下,威猛如狱,深沉如海,霸气如魔。可以想象得出,任何高手,在这牛蹄一踏之下,都要被踏成肉饼,而且周围已经被一股世界之力封锁,除非是同样用世界之力对抗,否则的话,根本不是对手。“踏天大圣,你的神通果然非同凡响,不过你太小看我了。”说话之间,风白羽把掌中的天皇镜,稍微一个旋转。上面一股股浩浩荡荡的精光,照射了出来,在那精芒之中,出现了一尊影子,这影子似乎是和光芒彻底合变成了天皇镜的器灵,而且这尊器灵,强大到有一种毁灭性的气息。那股毁灭性的气息,方寒稍微感觉有些熟悉。不过更令得他震撼的是,那天皇镜的器灵,十分强大,稍微一动,比起踏天大圣更为强大的世界之力奔腾而出!“这是什么?天皇镜的器灵,怎么可能又凝聚成了器灵,这器灵的力量,好生强横!比起阐囡囡都要强横得多,风白羽是从哪里,得到这么强大的器灵的。这头器灵,甚至比起妖族八位大圣,都要强横!”方寒内心深处,产生了一股股的震惊。扑哧!果然,风白羽发出的这一道天皇镜镜光,稍微一撕,就把刘踏天的牛蹄给击得粉碎,刘踏天一脸后退几步,脸上显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:“这头器灵,怎么能够比我还强大!实在是太强横了。怎么可能出现如此强大的器灵。”“我运转三千只魔眼,都无法看清楚,那晶光之中的器灵,到底是什么模样,但是我总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。”方寒在这一刻,也有一些小动作。“风白羽,居然如此厉害!”诸多大圣,脸色都是一变。“诸位,咱们之间,可有公平谈论交易的资格了?就算你们八位一起上,本人和方寒依旧能够全身而退,更何况,我教羽化三圣,随时可以到达这里。”风白羽轻轻一笑,有一种说不出的风度,掌控全场,比方寒更有一种控制局面的能力。“方寒,华天都出卖我羽化门,现在我和羽化三圣商量,已经正式把你列为代掌门,让你执掌羽化门教外一切事务。同时把华天都,逐出师门。在仙道大会上,昭告天下。你觉得如何?”就在方寒不说话,让风白羽控制场面的时候。一股意念,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之中。“华天都是个反骨仔,现在是日久见人心了吧。放心,掌教至尊,你要你一退位,我掌握羽化门掌教大权,必定雄霸整个玄黄大世界。”方寒用一种缓和的语气道。“你有这个能力,我知道,你夺取到了荒神之匙。”风白羽的传音之中,很是欣慰。“方清雪人皇笔怎么不在这里?”“人皇笔去寻找另外的造化神器残片,要融入身体,方清雪师姐也一起跟着去了。还有瑶光师姐,不过他们在神族大劫之前,肯定会回来。”“是吗?造化神器残片。”风白羽脸上闪烁出一丝深沉,却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:“那极道大帝炼制的苍生大印器灵,已经转世,不知道哪里去了。不过那极道大帝是和上古三皇一个级别的存在,轻易击杀一般的仙人。他的苍生大印,威力绝伦。绝对不会在天皇镜,地皇书,人皇笔之下。当初也是仙器,不过遭遇了大劫,变成绝品道器而已。这种东西,绝对不能够教给妖族。而是必须要让我羽化门得到。到时候,为你准备了一位极其厉害的人物,联手把他炼制成器灵。”“谁?不知道掌教至尊说的是谁?”“应先天,先天大帝,应先天!”风白羽道:“我施展出天皇境,天位之道,偶尔之中推算到了,这人肯定会晋升到长生七重,界王境,然后和苏秀衣战斗,争夺魔道第一人的位置,双方两败俱伤,然后就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。杀了应先天,炼制成器灵,然后再杀苏秀衣,夺取地皇书,把黄泉图炼制成仙器。再顺势取到黄泉宝库,咱们羽化门,就可以再去太元仙府邸,取得宝贝。不出一年,就可以变成赫赫威名,镇压诸天的大门派。彻底统一玄黄大世界。再灭掉无极星宫,席卷三千大千世界,建立万世不拔之伟业。”“掌教至尊,好大的野心。不过我们现在羽化门的力量,无法完成这一切吧。”方寒不动声色的道。“这个自然如此,所以先要与虎谋皮,积蓄力量,妖族八位大圣,是一个很好的刀!借刀杀人!”风白羽道:“这八人,虽然厉害,不过凭借你我二人的智慧,足可以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。你方寒的心机,我羽化门上上下下,都见识到了,现在终成大器。难道这一点点信心都没有?”“全凭掌教至尊的安排。我只要得到足够的好处,什么都可以。”方寒仍旧不动声色,顺水推舟。他此时,已经感觉到,风白羽此人非常神秘。“好。”风白羽也不动声色,“你现在是我羽化门的代掌门。等神族大劫之后,我就退位,不过现在仍旧和你商量一切事情。”“风掌教,你果然出类拔萃,看来真是后生可畏。”古云崩,这位崩天大圣又走了出来:“有你们两位,何愁羽化门不会大兴,屹立于天地宇宙之间。”“这样,三月之后,咱们再聚。妖族八位大圣想必也知道,三月之后,就是我玄黄大世界的仙道大会,而还有一场旷世决战。魔道两位高手对决,到时候就是咱们联手,取得宝贝的大好时机。至于青丘山七位狐族公主,就先回去,涂迷姑娘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。而我羽化门,也准备下一份聘礼,在那一天保证你们满意如何?”风白羽一语定下乾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