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入神机

这个神秘的声音,是从大殿深处最中央的石门众传达出来的。进入了“太元仙府”一年多,方寒也无时无刻都在寻找出去的路,不过却都没有成功过。但是这大殿中的一切景物,他已经熟悉得不能在熟悉了。大殿深处,一共有三座巨大的石门,关闭着。上面绘制了无数的符箓。一看就是通向重要地方的门户,不过方寒当然不敢硬闯,他每次只细细的用自己的思维游离在外,试探着,每一次试探,他都能够感觉到其中力量的恐怖,如天!如地!如海!如岳!只要自己稍有冒犯,立刻就会触动其中的禁制,死于非命。三座巨大的主石门两边,有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小门。大殿的周围,也有很多封闭的门户。连同三座巨大的门户,加上那些小门户,一共有一千二百九十六间。“阎”说那三座巨大的的石门,是代表着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其余的石门,代表着的是一元之数,也就代表着万物,远古太元仙尊建造这个仙府的时候,蕴含深意。方寒参观这太元仙府的建造风格,也的确是领悟了不少东西,不过这些东西还不足以让他突破到神通四重“阴阳境”。“哪位前辈,可是进入太元仙府,也被封印在其中么?”方寒连忙一拱手,对着那座发出声音的石门言语恭敬的道。对方能够把声音从石门中传达出来,显然道术高深,那么自己的声音也肯定听得到。果然,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,清晰的吐词传达了出来:“不错,我是被困在了这座玄牝之门里面。太元仙府内,最为神妙,威力最大的就是这三座玄牝之门。从你一开始进来,我就知道了,却想不到你身上有世界之树这等奇妙的宝贝。不过你的修为太差了,勉强拥有一件道器,那也不够的。”“前辈是谁?还请告知姓名?让晚辈有个瞻仰。”方寒连忙道。对方居然偷窥了自己一年多,到现在自己才知道。不过想想对方的神通,最少也是长生秘境界那种万古巨头,却也没有什么。“此人连黄泉图都不认识,肯定是个老古董,非同小可。”阎和方寒精神交流着:“黄泉图是黄泉大帝在六千年炼制的,花费了三千时间才苦炼成功,看来这家伙比黄泉图的历史还要早。”“那怎么可能?太元仙府中一年,可是外面一天。外面过了六千年,这里过了百万年了,谁能够活这么久?”方寒摇摇头,“仙人都活不了百万年啊,这人总不可能是仙人吧。”“肯定不是仙人,但是长生秘境的高手,能够改变自己时间的流逝,更何况,也许时间的流逝,只在这座大殿之中呢?三座玄牝之门内,可能和外界的时间一样。”阎猜测着。“我的名字,就算给你说,你也未必知道。你是魔门的人吧?修炼的是青帝木皇功?这倒是一种上乘的神通,不过木皇罡气中加入了世界之树的灵气,品质又高出了一筹,倒是难得。”神秘人物的声音传达而来。方寒知道对方不愿意说,倒也不强问:“前辈说的既是,不过晚辈并不是魔门中人,而是仙道中人,羽化门弟子。不知道前辈听说过羽化门没有?”“羽化门啊不错,是有这个门派。不过太一门比较大一些而已。现在外面还是太一门独尊么?”神秘人想了想,才开口。“是太一门独尊,并且势力越来越大。”方寒把太一门想用功德来定天劫的事情说了一下,同时又把仙道十门,魔道七脉,妖道五宗的势力分布说了一些。“哼?以功德来定天劫!这真是把自己当上天了?真是不知似死活。”这个神秘的人物冷哼了一下,让方寒心中一喜。“当然,我也对这个颇不以为然。”方寒顺着这个神秘人的意思道:“我也是受了太一门的陷害,才会进入这太元仙府的。”“可惜,可惜。”神秘人物突然感叹道。“不知道前辈可惜什么?”方寒倒是不明白为什么这神秘人突然感叹。“我是在感叹你,在太元仙府大殿中,就这样困死了。你别看你得到了别人的金丹,兴奋至极。以为自己可以成就二十八种大神通。但是我亲眼看见那金丹的主人什么火云仙子寿元一年年的用尽,最后绝望而死。可惜,你拥有世界之树的幼苗,将来成就不可限量,也死在这里,在你寿元要尽的时候,痛苦,绝望,恐怖,会如潮水一般的涌入你的心灵。”神秘人聊聊两句话,就形容出了一股绝望。“你还有九百年寿元,看似很长,但弹指一瞬间。”“这里真的不能出去吗?”方寒平静的道。“要是能够出去,我早出去了,还轮得到现在?”神秘人物的语气之中有几分无奈,“太元仙尊不愧是太古时候几个出色的人物,而且这座仙府的本质核心是一件仙器,我纵然是有通天的本领,也无法脱离玄牝之门出去,如果我在大殿之中,倒是能够出去。不过你的修为太弱小了。”“这座仙府的本质核心是仙器?那为什么没有人来抢夺?”方寒震惊起来,按照道理,一件仙器出世,肯定会遭到无数人物的抢夺,这座仙府再厉害,也抵挡不住疯狂的修士。“当然有人来抢夺,但是都困死在这里面了。”“算了,既然无法出去,那我还是修炼吧。”方寒又盘膝坐下来,平心静气的运转法力。刚刚出现的这个神秘人物,在他的生命只是一个插曲而已,他生命最主要的还是修炼。“哦?”看到方寒坦然自若,神秘人物也觉得啧啧称奇。“你修炼木皇罡气已经大成,但是因为你进展非常快速,欠缺了一种傲炼,所以领悟神通阴阳之道有极大的阻碍,而且你以前肉身境是靠丹药提升上去的,缺乏对生机的领悟,反正也闲的无聊,我就帮你一把,让你领悟阴阳之道否则要靠你自己领悟,最少也要三个甲子以上,这也是你以前进展得过快的弊端。也许你的身上,有我的脱困之道。”一道强大的思维,从那“玄牝之门”中扫射而出,没有任何征兆的冲入方寒脑海中。“阎”感受得最为深刻,在那强大思维破空飞来的时候,它几乎凭借本能要去阻挡,但是却根本来不及阻拦。扑哧!方寒正在修炼,突然就感觉到那股恐怖得不可思议的思维笼罩了自己,一下进入自己的脑海。这股强大的思维,是一口剑!形状是一口无比古老,似乎可以斩破天地混沌的一口“道之剑”,一飞入他的脑海中,凭空一划。顿时,脑海中一片凝练的法力和精神,还有罡气的海洋,瞬间就被化成了两半。好像自己的身体一下被分裂成了两半,但是方寒却没有丝毫的疼痛,突然之间他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。“划分阴阳,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要以极强的精神,斩破桎梏,你的精神已经够锋锐了,但是还不会斩杀!我问你一句!利刃在手,何不屠人?”在这柄剑一划分的时候,对方的声音也传达过来。“利刃在手?何不屠人?”方寒听着对方的拷问,宛如一道闪电,划破了心中的种种迷茫。随后,他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一柄锋利的长剑,对着自己一划。“阴阳之道,一分为二!”凭借着自己的突然领悟,方寒把自己的木皇罡气全力运转起来,周身绿光莹莹,不过一种绿是翠绿色,青翠欲滴。而一种绿是淡黄色,好像嫩芽。原本的木皇罡气,一分为二,一种呈现出了极其强烈的阳刚,而一种却呈现出了阴柔的美感,如春风中的柳枝,婀娜多姿。阴阳两种罡气,都是木皇罡气所化。那神秘的人物,强行以思维为剑,斩破脑海,划分精神。这种手段,就等于是“当头棒喝”,为方寒劈破旁门,见得正果。当然,方寒也是有悟性之人,就凭借这一下的“当头棒喝”,得到了理解,立刻领悟出阴阳极变,二气元诀,渐渐的把自己庞大罡气转阴化阳,拥有两种独特的属性,并且阴阳纠缠,渐渐的酝酿出了一丝灵性和智慧。木皇罡气不停的运转着一个月过去。三个月过去七个月过去一年过去了足足又过了一年多,方寒就这样静止不动,参悟玄机,世界之树为他提供滚滚元气,使得他法力再次增加。渐渐的,那阴阳两股木皇罡气,突然再度凝结,进行着蜕变,竟然形成了一男一女的模型,男的身穿青色木袍,戴九龙冠,女的身穿芽黄色道衣,戴凤凰冠,却是看不清楚面目。只是真正的威严透漏出来。这两尊男女的形体一凝结成,方寒的法力陡然增长,和那次服用了疯魔减寿丹一样,节节攀升,四处滚荡,空中就传来烈马奔腾之声。原本五万烈马奔腾之力,足足提升到了十万!踏入阴阳境,方寒的法力,增长了一倍,十万烈马奔腾。“好,青帝灵性,木皇灵性。阴阳之道成已。”

这道光线,正是羽化门掌教以“真空阴阳道”的无上法力,撕裂的一条小缝隙。可以让里面的人抓到机会,逃离这个死寂的大殿。也只有羽化门掌教才有这等神通,堂堂仙道十大门派的仙尊,万古巨头,能够点石成金,化水为油,改变物质,才能够生生撕裂太元仙府的防护禁制。不过羽化门的掌教也无法进入大殿,只能给方寒创造出来的机会。可惜,被困在“玄牝之门”中的那“神秘人”却无法出去。要“神秘人”出去,那必须要仙道第一大门,太一门诸多万古巨头出动。请出无上仙器,彻底破开仙府,才可能成功。不过这样一来,也很可能会引发仙魔大战。“天地切割,虚空变幻!”方寒抓住这丝机会,从光线中飞了出去,一飞入光线之中,立刻就感觉到了周围磅礴的空间风暴,在围绕着王鼎旋转,要把王鼎定住,然后要真绞得粉碎。五狱王鼎虽然是“绝品宝器”,宝贝中的宝贝,但毕竟不是道器,没有得到冥冥之中的那个“道理法则”,如果在空间风暴之中呆久了,也是会被损坏,甚至彻底破碎,化为飞灰。里面的方寒,魔女那更不用说了。不过方寒领悟了“大切割术”,修炼得小成,在这刹那之间,猛的施展出来,条条黑线围绕王鼎旋转,吸收着空间风暴。修炼大切割术,要吸收的就是空间风暴。不过吸收起来特别危险,稍有不慎,身体就会解体,一命呜呼,不过方寒有眉心的“世界之树”调和各种对身体有伤害的元气,倒也有了一重保护屏障,所以修炼起来,肆无忌惮。在穿行之间,许多空间风暴都被吸收,转化为了大切割术的神通!这一会儿,大切割术的神通越来越凌厉,都隐隐约约有组成一个大阵的趋势。一门神通,修炼得圆满的标志是,组成一个大阵,不停循环。轰隆!突然之间,空间风暴越来越猛烈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“黄泉图!”在这危机关头,方寒心神一动,和阎密切配合,祭起了黄泉图,包裹住五狱王鼎,顿时就抵挡住了空间风暴,竭力向外猛窜,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好像是许多年,又好像是一瞬间,方寒突然觉得前面出现了一个通道,通道外面可以依稀的看到太元仙府的外面。甚至,方清雪,龙萱,珈蓝方寒都看得真切“方寒要出来了?掌教至尊,果然神通无边!连被困在太元仙府之中的人都能够解救出来。”此时,方清雪,龙萱,珈蓝,还有几个女性真传弟子,都站立着,隐隐约约布置成了一座阵法,似乎是在防备什么。与此同时她们看见了“太元仙府”中央大门出现了一个漩涡,漩涡中,一团黄云在竭力翻滚,似乎一条被困的蛟龙,要脱困出来,知道这是方寒在施展黄泉图,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。如果这一下方寒不能够出来,那就要被空间风暴绞碎,黄泉图也被彻底封印在太元仙府之中,永无天日。“好!他快要脱困而出了!”珈蓝看到了那巨大的黄云蛟龙,一个头探了出来,心情倒也激动,自从她知道方寒身上拥有黄泉图这等道器之后,就知道自己赌对了,原来和方寒结下了善缘,以后肯定会有丰厚的回报。她虽然修成了道家金丹,但也没有道器,黄泉图中的忘情水,可以帮助她驱除金丹中的杂质,提升金丹品质威力,以后渡过风火大劫更加的容易。神通第七重是金丹种子。而第八重则是“风火大劫”,是因为金丹力量引发了天地之中的元气异变,产生的劫数。风是三昧神风,火是三昧神火,一旦渡不过去,立刻全身化为灰烬,身死道消,一旦渡得过去。也就寿元再增。“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脱困而出了!世界之树!仙界元气!为我补充!”方寒洞若观火,知道自己脱困在即,不过太元仙府之中冥冥产生了一股极大的吸力要把自己吸回去。他这一番冲出来,消耗了不少法力,尽管他有五十万烈马奔腾的庞大法力,但和太元仙府这种庞然大物比较起来,还是显得渺小。不过因为羽化门掌教撕裂了一个小口子,使得他眉心的“世界之树”完全和外界沟通,大量的元气滚滚冲刷下来,他每呼吸一口,身体中的法力就恢复一分,如果说在太元仙府之中,世界之树提供的仙界元气是一滴一滴,少得可怜,那在外面,就是滚滚瀑布,奔涌而下!世界之树炼化之后,好处多多。最大的好处就是,法力永远没有枯竭的可能,也不用法晶玉石来补充。哈哈哈,哈哈哈哈!就在方寒眼看要脱困而出的瞬间,突然一股所向无敌,浩瀚广阔,令人无法形容的力量,砰的震破了归虚通道,一只大如山岳,青色上面布满了鳞片的利爪,从归虚通道之中伸了进来,直接抓向冒出头来的方寒。本来,羽化门掌教在进来的时候,封锁了归虚同道,不准任何人进来,但是这种封印可以阻拦得住神通秘境的强者,却阻拦不住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!方寒现在就好像是一条刚刚从水里冒出头来的鱼儿,要被魔爪抓走。在大如山岳的青色鳞片密布的魔爪面前,方寒显得那么的渺小。只一抓之间,他就感觉到整个黄泉图都不听指挥,迅速脱离了“太元仙府”的漩涡,落入了魔爪的手中。“九阳魔神,你居然敢在我面前抢夺我羽化门弟子?”羽化门掌教似乎早就算计到了“九阳魔神”的出现,连连冷笑,手上却不停留,虚空一引,一根古朴,幽深,上面带着阵阵太古苍凉之气,上面缠绕着无与伦比的凶煞之气的大铁鞭出现在空中,只一击,就击中了那青色鳞片布满的魔爪。砰!这魔爪被一鞭打得粉碎!“战神鞭!风白羽!你居然有这种兵器!”九阳魔神怒吼从虚空传达出来,显然是被这大铁鞭挨了一记闷棍。就在九阳魔神的咆哮中方寒脱颖而出,跳跃起来,石破惊天,双手连扬之间,一团黑色的旋风,一团强烈的火焰,满空旋转,把魔爪被打散的魔气逼迫开,飞向了方清雪。“黑日风灾,大日火灾!这是两种玄门无上神通,每一种神通都要苦练百年,方寒怎么炼会了?而且威力如此之大,我看几个太一门被赐姓了‘一’的金丹高手都没有大的威力!”珈蓝吃了一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