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入神机

“十五年一般人的确是饿死了。不过我用九宫术推算了一番,方寒此次命不该绝,应该没有死,他可能有另外活下来的方法,说不定进去太元仙府之中有另外的奇遇也说不一定。”一团清光中的羽化门掌教说话声音很神秘。“九宫算术”珈蓝听见掌教的话,眉头微锁,她倒是知道那种长生秘境的高手,洞彻天机,可以感应到冥冥之中很多事情,不过这却不是神通秘境的人能够企及的。这次她跟随掌教来到太元仙府,是为了见识见识掌教至尊的神通。羽化门掌教平时很难得一见,就算是珈蓝这种地位,也不能时常讨教道术上的疑难问题,多数是自己琢磨,这次跟随掌教出来,当然是寻找难得一次讨教的机会。看一看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出手,也是难得的经验。“不知道掌教您如何出手?这太元仙府周围的霞光非常之厉害,一旦激发了它的禁制,包裹出来,危险极致。”方清雪观察四周,用精神隐隐约约的感应,“太元仙府”就是一个巨大的力场,缓慢而又坚实的运转着,宛如日月起落,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规律。这座仙府,已经接近“自然”,不可摧毁。任何试图动摇它的人,都会遭到天地自然的惩罚!方清雪是自认没有能力动摇仙府的,她也迫切的想看一看,掌教至尊有什么神通手段,来撼动“自然”。掌教化成了清光陡然扩大,把整个仙府周围照射得一片纯青之色,似乎是在查看着什么:“太元仙府周围的禁制倒没有什么稀奇,太元霞光也奈何不了我。其实各门各派,在数千年来都对这座仙府垂涎已久,研究也颇为深刻,这座仙府之中,最为厉害的地方,是大殿深处之中的三座‘玄牝之门’,乃是一件仙器演化而成,没有人可以撼动。各门各派的人,都想收取这座仙府,得到这件仙器,可惜没有人能够成功。”龙萱连连点头:“掌教,太一门不是有仙器吗?为什么不请出来,联手破开这座仙府,得到其中的宝藏?这座仙府之中,传闻有无数宝贝,灵丹,神通修行的法诀,任何一个门派得到之后,都会膨胀,一跃之间,成为仙道第一。太一门得到之后,可以诛灭魔道,妖道,压服我们仙道九门,彻底掌握玄黄大世界都不稀奇。”“哪里有那么容易。”珈蓝对龙萱解释道:“太一门的确有破开仙府的实力,但是得动用太多的力量,彻底破开这座仙府,只怕也要死一两个长生秘境的巨头。而且最为重要的是,谁会让他们舒舒服服就破开,平安的取得其中的珍藏?我敢说,只要太一门真正动手。魔道七脉的高手,妖道五宗的宗主,都会来插一脚,甚至仙道另外的九门也不会无动于衷。到时候仙人都控制不住局面。太一门也会给别人做嫁衣。”方清雪立刻表示赞同:“珈蓝你看得透彻,没有人会让太一门取得仙府,甚至其余的人取到仙府珍藏,也一样要遭到各个门派的围攻。这次掌教前来,恐怕一些人也已经盯上了。”“你们两个,都是我羽化门的杰出弟子,能够看穿这一切,很好,很好。没有被利欲熏心,神通越大,心魔越重,有些时候做起事来,就难免欠缺考虑。因为拥有了力量,任何事情,首先考虑的就是用力量去解决问题。其它的机圆,灵动,智慧,统统放在一边,这样下去,就十分危险,一有不慎重,就要遭受灭顶之灾。你们要记住,以后你们的力量越大,就越要小心。以后羽化门的一切都要靠你们来支撑。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”羽化门掌教告诫着。“力量越大,什么事首先考虑的是就是用力量去解决,的确是这样!”方清雪听着,越听越心惊:“多谢掌教指点。”“好了,我要施展大法,破开这周围的霞光。你们注意保护好自己。”掌教刚才一阵,似乎是勘察到了什么。“掌教,您这样出手,会不会也遭来围攻?万一别人以为我羽化门想图谋仙府呢?”几个女性真传弟子连忙道。“无妨,我一人之力,无法得到这仙府。只不过是解救弟子罢了,要是我羽化门大张旗鼓,所有的长生秘境高手,太上长老一起来,请出各种道器,这才会遭来暗算,现在却是不会。”掌教哈哈一笑,悍然出手。他这一出手,轰隆之间!整个仙府周围顿时光暗交错,一会儿明,一会而暗,在仙府的天空上,浮现出了两枚太阳!一枚是白色的,一枚是黑色的!轮番交替!不停替换。那仙府禁制也被彻底激发,太元霞光猛烈膨胀,展开反击,如数百万烈马,甚至千万烈马奔腾!霞光之中,显现出了许许多多的金甲神将,护法巨灵,大力魁首,都一窝蜂的扑了上来。杀气滔天,如亿万天兵天将,布下天罗地网,灭杀一切!咚!咚!咚!其中,还有一面巨大的天鼓冉冉响起,那音波一重重击杀而来。“重华天鼓!”珈蓝见多识广,一下就看出来了,这是一件传说中的远古道器,仙魔大战之时,仙道大军用来激发士气,增强威力,对抗天魔魔音之物。在诸世界中有记载。想不到,羽化门掌教攻打太元仙府的禁制,却引发了这面天鼓的攻击。显然这面天鼓落到了太元仙尊的手里,做为了仙府的一道防线,因为羽化门掌教实在是太厉害,当日华天都出手,都没有引发这面天鼓的反击。但是,无论是太元霞光,还是“重华天鼓”的鼓声,一碰到了羽化门掌教施展出来的那一黑一白两轮光华,全部都被消融瓦解,被一寸寸的渗透了进去。“这是什么神通?”方清雪问珈蓝。“这是掌教至尊的真空阴阳道,威力极大,可以化一气,分两仪,定三才,布四相,化五行,锁六合,动七星,抱八卦,行九宫,镇压十方。”珈蓝目不转睛,看着掌教破开仙府的禁法。就在羽化门掌教,施展盖世神通,居然把太元仙府霞光破开的时候,方寒在仙府大殿之中也感觉到了一些异样。整个仙府大殿轰隆隆的响彻着,摇晃起来,似乎是外面发生了地震,这把从修炼之中的方寒惊醒了过来。按照道理,太元仙府是悬浮在空中的,万万不可能发生地震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方寒大吃一惊。“你的好运气来了,外面有人攻打仙府禁制,是一个极其厉害的高手,他要用强大的法力,撕破禁制一条口子,让你出去。”神秘人沉默了一阵,是在查看动静,过了一会儿,他才开口道。“是谁?谁要解救我”“这人好厉害!真空阴阳道!太古大神通之一!这人的实力虽然不如我,但是我要收拾他也不容易,我要杀他他完全可以逃之夭夭!看来是你们羽化门的掌教!居然来救你,看来有大门派就是好。以他的神通,倒是真有可能撕开一道临时的口子,让你出去,你要注意了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!”神秘人啧啧赞叹。方寒听言,立刻命令道:“魔女,你快进入王鼎之中!我们一起,抓住机会!前辈!我若是能够出去,一定会来解救你!让你脱困!”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!种善因,得善果!我倒是相信你。”神秘人大笑道:“其实当日火云仙子,被困在这里面的时候,别人也来解救过她,不过她没有世界之树,倒是油尽灯枯还没有挨到别人解救就死了。”轰隆!轰隆!外面的声音响彻个不停,方寒坐在王鼎之中,默运玄功,只要一有机会立刻就飙射出去!此时他的法力非同小可,身兼三十一种神通,催动王鼎起来,得心应手。比起当初二十万天魔在鼎中的时候还要大。不过,这声音响彻着,一响彻竟然足足两年!方寒此时,也是油尽灯枯,丹药全无,水尽粮绝,在王鼎之中的魔女也要依赖方寒输送元气,才能维持下去,至于原来在黄泉图中的十大修罗,剑魔傀儡,现在早就气血衰败,一命呜呼。方寒当然没有更多的元气来供给他们。在这两年之中,方寒精神高度集中,催动法力,运转神通,修为也越来越精进,他倒是知道外面只过去两天时间,这太元仙府的禁法厉害,攻打十天半也都未必能够见效,而在里面的人就过去了十多年,难怪当初火云仙子支撑不下来。就在他竭力支撑之时,突然那大殿之外的混沌虚空中,传达来了一个声音:“是方寒吗?我是掌教。你若是没死,回答一声!”

这道光线,正是羽化门掌教以“真空阴阳道”的无上法力,撕裂的一条小缝隙。可以让里面的人抓到机会,逃离这个死寂的大殿。也只有羽化门掌教才有这等神通,堂堂仙道十大门派的仙尊,万古巨头,能够点石成金,化水为油,改变物质,才能够生生撕裂太元仙府的防护禁制。不过羽化门的掌教也无法进入大殿,只能给方寒创造出来的机会。可惜,被困在“玄牝之门”中的那“神秘人”却无法出去。要“神秘人”出去,那必须要仙道第一大门,太一门诸多万古巨头出动。请出无上仙器,彻底破开仙府,才可能成功。不过这样一来,也很可能会引发仙魔大战。“天地切割,虚空变幻!”方寒抓住这丝机会,从光线中飞了出去,一飞入光线之中,立刻就感觉到了周围磅礴的空间风暴,在围绕着王鼎旋转,要把王鼎定住,然后要真绞得粉碎。五狱王鼎虽然是“绝品宝器”,宝贝中的宝贝,但毕竟不是道器,没有得到冥冥之中的那个“道理法则”,如果在空间风暴之中呆久了,也是会被损坏,甚至彻底破碎,化为飞灰。里面的方寒,魔女那更不用说了。不过方寒领悟了“大切割术”,修炼得小成,在这刹那之间,猛的施展出来,条条黑线围绕王鼎旋转,吸收着空间风暴。修炼大切割术,要吸收的就是空间风暴。不过吸收起来特别危险,稍有不慎,身体就会解体,一命呜呼,不过方寒有眉心的“世界之树”调和各种对身体有伤害的元气,倒也有了一重保护屏障,所以修炼起来,肆无忌惮。在穿行之间,许多空间风暴都被吸收,转化为了大切割术的神通!这一会儿,大切割术的神通越来越凌厉,都隐隐约约有组成一个大阵的趋势。一门神通,修炼得圆满的标志是,组成一个大阵,不停循环。轰隆!突然之间,空间风暴越来越猛烈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“黄泉图!”在这危机关头,方寒心神一动,和阎密切配合,祭起了黄泉图,包裹住五狱王鼎,顿时就抵挡住了空间风暴,竭力向外猛窜,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好像是许多年,又好像是一瞬间,方寒突然觉得前面出现了一个通道,通道外面可以依稀的看到太元仙府的外面。甚至,方清雪,龙萱,珈蓝方寒都看得真切“方寒要出来了?掌教至尊,果然神通无边!连被困在太元仙府之中的人都能够解救出来。”此时,方清雪,龙萱,珈蓝,还有几个女性真传弟子,都站立着,隐隐约约布置成了一座阵法,似乎是在防备什么。与此同时她们看见了“太元仙府”中央大门出现了一个漩涡,漩涡中,一团黄云在竭力翻滚,似乎一条被困的蛟龙,要脱困出来,知道这是方寒在施展黄泉图,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。如果这一下方寒不能够出来,那就要被空间风暴绞碎,黄泉图也被彻底封印在太元仙府之中,永无天日。“好!他快要脱困而出了!”珈蓝看到了那巨大的黄云蛟龙,一个头探了出来,心情倒也激动,自从她知道方寒身上拥有黄泉图这等道器之后,就知道自己赌对了,原来和方寒结下了善缘,以后肯定会有丰厚的回报。她虽然修成了道家金丹,但也没有道器,黄泉图中的忘情水,可以帮助她驱除金丹中的杂质,提升金丹品质威力,以后渡过风火大劫更加的容易。神通第七重是金丹种子。而第八重则是“风火大劫”,是因为金丹力量引发了天地之中的元气异变,产生的劫数。风是三昧神风,火是三昧神火,一旦渡不过去,立刻全身化为灰烬,身死道消,一旦渡得过去。也就寿元再增。“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脱困而出了!世界之树!仙界元气!为我补充!”方寒洞若观火,知道自己脱困在即,不过太元仙府之中冥冥产生了一股极大的吸力要把自己吸回去。他这一番冲出来,消耗了不少法力,尽管他有五十万烈马奔腾的庞大法力,但和太元仙府这种庞然大物比较起来,还是显得渺小。不过因为羽化门掌教撕裂了一个小口子,使得他眉心的“世界之树”完全和外界沟通,大量的元气滚滚冲刷下来,他每呼吸一口,身体中的法力就恢复一分,如果说在太元仙府之中,世界之树提供的仙界元气是一滴一滴,少得可怜,那在外面,就是滚滚瀑布,奔涌而下!世界之树炼化之后,好处多多。最大的好处就是,法力永远没有枯竭的可能,也不用法晶玉石来补充。哈哈哈,哈哈哈哈!就在方寒眼看要脱困而出的瞬间,突然一股所向无敌,浩瀚广阔,令人无法形容的力量,砰的震破了归虚通道,一只大如山岳,青色上面布满了鳞片的利爪,从归虚通道之中伸了进来,直接抓向冒出头来的方寒。本来,羽化门掌教在进来的时候,封锁了归虚同道,不准任何人进来,但是这种封印可以阻拦得住神通秘境的强者,却阻拦不住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!方寒现在就好像是一条刚刚从水里冒出头来的鱼儿,要被魔爪抓走。在大如山岳的青色鳞片密布的魔爪面前,方寒显得那么的渺小。只一抓之间,他就感觉到整个黄泉图都不听指挥,迅速脱离了“太元仙府”的漩涡,落入了魔爪的手中。“九阳魔神,你居然敢在我面前抢夺我羽化门弟子?”羽化门掌教似乎早就算计到了“九阳魔神”的出现,连连冷笑,手上却不停留,虚空一引,一根古朴,幽深,上面带着阵阵太古苍凉之气,上面缠绕着无与伦比的凶煞之气的大铁鞭出现在空中,只一击,就击中了那青色鳞片布满的魔爪。砰!这魔爪被一鞭打得粉碎!“战神鞭!风白羽!你居然有这种兵器!”九阳魔神怒吼从虚空传达出来,显然是被这大铁鞭挨了一记闷棍。就在九阳魔神的咆哮中方寒脱颖而出,跳跃起来,石破惊天,双手连扬之间,一团黑色的旋风,一团强烈的火焰,满空旋转,把魔爪被打散的魔气逼迫开,飞向了方清雪。“黑日风灾,大日火灾!这是两种玄门无上神通,每一种神通都要苦练百年,方寒怎么炼会了?而且威力如此之大,我看几个太一门被赐姓了‘一’的金丹高手都没有大的威力!”珈蓝吃了一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