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入神机,道器成了

羽化门的门规,方寒早就已经熟读。门派弟子给现门派做贡献,也会受到相应的奖励。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为门派贡献神通法诀。真传弟子外出游历,偶尔得到了什么奇遇,上古流传下来的道术,贡献给门派那立刻就可以得到丰厚的珍藏。就算是贡献一本武功秘法,肉身锻炼之法,也可以得到大量的丹药。因此许多权贵弟子,进入了羽化门都愿意把自己家族中的秘法贡献出来,换取奖励。贡献武功秘境都可以得到丹药!“怎么,我们羽化门家大业大,还为了弟子这等贡献的赏赐为难吗?诸位大长老,你们可都是万古巨头,随便拔根汗毛下来,都比我的腿还要粗啊。”方寒看见三大长老沉吟不语,似乎有些为难,立刻开口笑着说。自从“黄泉图”暴露以后,掌教风白羽不追究,方寒的心思就轻松起来,对整个羽化门就觉得格外亲切,有了一种“家”的感觉,所以面对这三大长老巨头,他也活跃气氛,说话没有什么顾虑。“你这小子,还以为没有什么,要知道你贡献的法诀之中,全部都是大神通不说,还有几门是无上级的神通!一下拿出这么多贡献来,叫我们怎么赏赐?门规你不是不知道。”传功长老胡子乱动,捏了捏自己的眉毛,对方寒摇摇头。方寒笑嘻嘻的道:“门规我当然知道,贡献一门小神通,则可以得到一件或者几件灵器。贡献一门大神通,则可以得到一件或者几件宝器!贡献一门无上神通,那奖励更是丰厚无比,要诸多长老研究,弟子还可以提出各种要求。”神通修行的秘诀,也有高下之分。像“木灵术”这样的,叫做小神通。可以滋养身体,吸收万木灵气,凝聚灵丹什么的。而“天木大法”就是大神通了。羽化门的八大神通“紫电阴雷刀”“天寒玄冥劲”“大自在玄金剑气”等等,都属于大神通。至于无上神通,那就是掌教至尊修炼的“真空阴阳道”,还有“大自在玄金剑气”蜕变出来的“瞬杀大法”,也属于无上神通。五帝大魔神通,也属于无上神通,魔帅的先天白骨神通,大崩灭术,也是无上神通。无上神通,每练成一种,都有莫大威力,但却非常难以练成。每一种法诀,也都异常珍贵,是天地之中的精华,仙道中的奥义。方寒这次也非常期待,自己贡献这么多神通,门派会给自己什么奖励?天刑长老弹了弹方寒贡献的这本书,也摇摇头,“大切割术,玲珑大罗天,黑日风灾,大日火灾。是无上级别的大神通,大切割术倒还罢了,得自天魔。不会招惹什么麻烦,可是如果玲珑福地知道我们羽化门得到了玲珑大罗天的修行之法,只怕会找上门来啊!太一门也会上门生事。所以方寒,你把这几门神通交给门派,也是一个麻烦啊。”每一门派的修行功法,都禁止外传,如果传出去了,想尽方法都要收回。如果羽化门的紫电阴雷刀传了出去,羽化门就要派弟子,把学到的人杀死。还要追究流传出去人的责任。什么是神通秘诀?就是宁肯伏尸百万,身死灭族,也不肯泄露的东西,也是一个门派的根基。“太一门,玲珑福地找来更好。我们羽化门反正和他们讨价还价就是。大不了禁止门派弟子修行这些神通就是,不过也要两大门派做补偿,到时候我们狮子开大口,索要他千百件宝器什么的,岂不是赚翻了?几位大长老比我聪明得多,这也是一个机会。几位长老心知肚明,拿这当借口,想压低我的奖励,以后谁会为门派做事啊。”方寒搓了搓手指。“哈哈哈哈哈哈,天刑,我早就说过,这小子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得了的。”天工长老爆发出了一阵狂笑。“好了好了。”天刑长老摆摆手,脸上也显现出了一丝笑容:“你这小滑头,简直是个人精,什么都隐瞒不过你。按照道理,你这次的贡献,二十九种神通不说,通报神族出现的事情,就起码可以获得五六百件宝器,甚至道器都可以赐给你。不过门派的库房之中,宝器是有那么多,也不是拿不出来,但是群仙大会将近,门派那么多弟子,为了帮助他们修行,也不能不有所赏赐,如果全部给了你,赏赐另外的弟子,就难免有些捉襟见肘。你说吧,你提出条件来,无论什么只要办得到,都可以答应你。”天刑长老在说到“神族出现”的时候,都忍不住压低了声音,似乎怕别人偷听去。在场的三大长老,都是巨头,掌教的左膀右臂,大权在握,中流砥柱,显然已经知道了这等严重的事情。方寒通报神族出现的这个大功劳,的确比贡献二十九种神通都要大得多,可谓是关系到整个仙道的生死存亡。“提条件吗?貌似我修炼到了天人境,也可以提出一个条件来。不过这次掌教至尊救我于危难之间,我方寒拼死也要为羽化门效力。别的不多说,我就一个要求,希望门派能够帮助我把五狱王鼎,魔刀血苍穹练成道器。”方寒正起颜色,拱了拱手。听见方寒的话,在场的三个巨头长老对望了一眼,好像早知道方寒要提这个要求一样,沉默了一会儿,天刑长老缓缓开口:“一件宝器,要得道成为道器,非同小可。长生秘境的高手要炼制道器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好在你的两件魔器,都有十分浑厚的底子。不过五狱王鼎功能太复杂,要练成道器,还必须先要聚集八百万天魔,然后经长生秘境高手数百年的精血锻炼,才能够最终蜕变。我想几百年的时间,你也等不得吧。”“他说得不错,五狱王鼎要变成道器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阎在方寒的身上,发出了声音。“几百年的时间,的确等不了。那魔刀血苍穹呢?”方寒想了想,也是事实。“魔刀血苍穹的品质还在五狱王鼎之上,只是功能单一,以纯粹的杀伤力著称。倒是好炼制一些,不过依旧要花费我百年以上的苦功。”天刑长老说着,话锋又一转:“不过掌教师兄斩杀下了妖神的一只手掌,却可以省去百年的苦功。你把血苍穹取出来吧!”“是!”方寒把手一扬,一溜儿血光飞了出去,被天刑长老一下抓到了手里。显现出了魔刀的本体来。天刑长老是长生秘境的高手,万古巨头,自然不怕血苍穹割破手掌,拿在手上观察了好一阵:“这其中还有七叶魔君的魔性残留,你还没有彻底炼化。大约七叶魔君的尸体也在你这里吧,把他一起拿出来,我为你炼制!”“好!”方寒这才想起,七叶魔君还被镇压在黄泉河底部。连忙和阎沟通,一招手,一尊魔影就冉冉升腾起来,银色魔袍,非常年轻,正是七叶魔君。他已经彻底死了,不说别的,在太元仙府之中,饿了十八年,没有任何补给,早就饿死了。不过他的一身修为还在,都化为了团团精纯的元气,没有消散。现在他就是一具修炼到了神通六重“归一境”的天魔王尸骸,价值也相当的大。“移魂转魄!我助你一臂之力,把七叶魔君练成你的分身!”天刑长老用手一指,方寒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法力奔涌而出,一大半都灌注到了七叶魔君的身体上,随后那尸骸就渐渐睁开眼睛,方寒就有一种成为自己身体的感觉。不过他惊讶的是天刑长老的法力,一指之间,自己居然无法反抗。看来境界相差实在是太多。对方要杀自己,易如反掌。“快快呼唤出魔刀血苍穹的器灵!让你的这具分身和器灵合二为一,从此以后你就彻底掌握住了这魔刀,等于是你的第二个身体。”天刑长老急忙道。“血夜之王!”方寒见此情景,猛的一暴喝,顿时魔刀血苍穹内窜出了一条血影,这条血影似蝙蝠,一人大小,散发出一阵阵的凶狠恶毒之气,这一出现,整个大殿之中,全部都笼罩了一层血雾,把光都掩盖住了,不愧是血夜之王。血夜之王,就是魔刀血苍穹的器灵。这条血影一飞出来,方寒就指挥着七叶魔君这个分身扑了上去,一下两两融合,顿时血夜之王器灵暴涨,整个大殿之中的血雾更加浓烈。魔刀血苍穹的品质,力量,再度提升。不过,就算再提升,也不能晋升为道器。不过两两一融合,方寒顿时感觉到自己就是血夜之王,血夜之王就是自己。但是却又和自己本身的修为不相干。“妖神的手掌拿出来!”天刑长老又道,方寒连忙放出了镇压的妖神手掌:“还请长老留一些精血,我回去要给几位师姐炼制丹药。”“那当然!”天刑长老喷出一道剑气,扑哧就把这只手掌的五个指头切割了下来,“天工,传功!助我一臂之力!”好!天工长老,传功长老大喝一声,嘴里喷出了两道精纯的元气,团团包裹住了血夜之王,方寒就感觉到自己血夜之王的这个分身,不停的膨胀。这两大长老,虽然不是长生秘境的巨头,但都是神通十重“逆天改命”的狠人。修为还在华天都之上,这一下帮助血夜之王,哪里还有不修为暴涨的道理?“把这五根手指头吞噬了!我再施展真空阴阳道!来一次蜕变!成道不成道,就看这一次的了!”天刑长老爆喝,血夜之王立刻就张开大口,吞噬着妖神的手指头。每吞噬一根,血夜之王就产生一次不可思议的变化

“血夜降临,覆盖苍穹”血夜之王吞噬第一根手指的时候,身体暴涨数十倍,顶天立地,成为一个巨人。身上的血光越发浓厚,腥气逼人,那空气中的血雾无比粘稠。吞噬到第二根,血夜之王的形体清晰起来。一对鲜血淋漓的翅膀,如同蝙蝠,已经凝聚成了实质,和血肉没有什么两样。吞噬了第三根,血夜之王再度缩小,已经变成了真人大小,但是身体高度浓缩,成为了一尊长着宽大蝙蝠血翅的少年,眉清目秀,全身穿着一件宽大的血袍,这少年的面目正是方寒。本来方寒在太元仙府之中住了十八年,现在已经三十多岁,已经是个中年人了。不过他因为修炼到了天人境,又服用过九窍金丹,容颜倒是变化不大,还是不满二十岁的模样。吞噬到了第四根,血夜之王再度改变,血腥味逐渐的转为淡薄,但是血光更加的浓厚,似乎有一种“化邪为正”的感觉。到了最后,吞噬第五根手指,血夜之王的气质更加高古,全身飘逸,周身血光似宝光一般的晶莹,圆润,眉心深处一枚血舍利冉冉升腾起来,好像包裹着无穷无尽的世界,其中射出的血光再也没有任何腥臭的气息,而是一种芬芳,好像“血色甘露”的气息。不,比“血色甘露”更要芬芳一百倍,闻之令人心旷神怡。“好!化邪为正!转纯阴为纯阳!得法成道!成为道器!看我长生之手段!”天刑长老看到这一切,知道必须要把握火候,否则功亏一篑,浪费精血。无数个印诀在他的手中翻腾了出来,方寒看得目不转睛。天刑长老不愧是长生秘境中的高手,法力不知道多么深厚,五指张开,每个手指头一勾,就是一个大阵组成,每个大阵都相当于一尊天人境的高手,有万匹烈马奔腾之力。一时之间,不知道多少大阵飞了出来,围绕血夜之王旋转,突然一下,印在了血夜之王的身体上,随后天工长老,传功长老也双手飞舞,打出了无穷的大阵和禁制。魔刀血苍穹的本体和器灵血夜之王,被三大长老的大阵,再次结合在一起,随后三大长老嘴里喷出火焰,不停的煅烧着,一股股力量在其中孕育。一个绝世凶胎隐隐约约要出世。看见三大长老一起动手,方寒直咂舌,这魔刀血苍穹在他手里,根本不可能祭炼成道器,就算修炼一千年都没有用。但是在长生秘境高手的手里那就不同了,这三大长老祭炼法器时候的手法,精髓,方寒也深深的记在脑海中,一时之间心中有很大的领悟。“道器道器,得了道,才叫做道器!什么叫做道!就是天地法则!你好好看明白了!一件道器,必须要长生秘境的高手,才能够炼制。因为修到了长生秘境,才能够领悟天地法则,点化器灵成道。”天刑长老在祭炼之间,也不忘记指点方寒。“天工长老”则是不停的在袖子之中飞出许多材料,融入了魔刀血苍穹之中。似乎是在为这口绝世魔刀提供晋升蜕变的材料。“啧啧九天陨铁,五彩神石,先天血玉,金银龙石好多好材料!看来羽化门待你不薄!”阎看着天工长老从袖子里面飞出来的诸多材料,不禁啧啧赞叹,它看得出来,无一不是天材地宝,而且是罕见的,有的是域外天空采集来的,每一种材料,都可以炼制成一种宝器。尤其是天工长老飞出的一块巴掌大小的血玉。这些血玉其中不知道蕴含多少庞大的力量。方寒知道,这是传说之中记载的先天血玉,非常珍贵。产自域外太空,乃先天之血,神通秘境高手得到一点,吸取其中庞大的先天之血,可以洗刷肉身,增加寿元,力大无穷。一个又一个的天材地宝,被练进了魔刀血苍穹之中。三大绝顶高手,门派巨头不停的输送着元气,催动大阵,足足过了十天十夜,魔刀血苍穹形态不知道变化了多少次,那“血夜之王”时隐时现,力量不停的增加着。“成了!”方寒正看得紧要关头,突然天刑长老五指抓摄,羽化天宫中庞大的灵气汇聚而来,全部都贯注在刀身之中。轰隆!刀身变化,再次形成了和方寒一模一样的血夜之王,宽大的血翼,古风盎然的血袍,一双血色的眼睛,眉心的血舍利,都显现出了一种上古时代的风格。虚空中,一阵阵美妙的音乐吟唱着。随后,一道笔直的血光,冲天而起,直直冲入了九天之上。整个羽化门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羽化天宫之中,冲起一道血色天柱!随后,天空中笼罩了一股鲜红的颜色,所有的白云,都变成了血云。真正的变成了“血苍穹”。不过这样的景象,也就形成了一会儿,血光徐徐收敛,又是天清地明。羽化天宫藏经殿之中,天刑长老手中拿着那口血刀,递给了方寒:“这口魔刀血苍穹,现在已经蜕变成了道器,你要好好把握。为我羽化门争得荣耀。”方寒接过这口魔刀,觉得已经不是魔器,而是仙魔合一!磅礴的威力使得他心中喜悦。刀锋在他身边一转,又化为了一尊血夜之王。这尊血夜之王的力量,居然比他还要大,足足有百万烈马之力!而且锋锐无比,变化多端。“哼,高兴什么,这口血苍穹就算成为了道器,还没有涉及到空间和时间的变化,也不过是下品道器。等我恢复了力量,就是绝品。和天皇镜一个等级。一爪子就捏碎了。”阎摇摇头,不以为然。“你恢复力量,不知道何年何月。”方寒收了这口刀,再次行礼。“三位长老耗费了这么多的天材地宝,许多元气,帮助我把血苍穹练成道器,我肯定会拿这口神刀,为羽化门征战四方,夺取荣耀!”“去吧!炼制这一口魔刀,我们也消耗了不少元气。”天刑长老挥挥手。方寒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,飞向自己的“轮回峰”。与此同时,天都峰上,华天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他也看到了刚才漫天血云的异象。手指微微掐动着,已经了然于胸。“师兄,看来几位长老帮助那方寒把魔刀血苍穹练成了道器。想不到方寒此子居然隐藏得这么深,得到了魔门大帝的符诏黄泉图!难怪他有十年把握的挑战师兄,现在的实力只怕我都收拾他不下来了。”一个年轻道人站在华天都的身边,正是五大弟子之中的南万罗,金丹高手!“黄泉大帝的符诏的确厉害,不过毕竟不是仙器,只要华道友你踏入了长生秘境,反手之间那方寒就成为馅饼。除非他得到了地皇书,两两合一,成为仙器,那个时候他反手之间,华道友你就成为了馅饼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坐在华天都丹炉旁边的一个人说话了。这个人,一身黑衣,好像是个散修,神秘至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