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入神机,仁者之风

“真是苦练三十年,不如明师一指点。我居然一年时间的参悟,就进入了神通四重阴阳境,如果不是前辈这一指点的话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参悟阴阳。多谢前辈了!”方寒站立起来,双手微微一动,一股罡气从手指上射了出来,凝聚成一头狮子,这狮子和天狮大法的狮子是一模一样。不过天狮大法的狮子是乳白色,而方寒的却是青色,罡气不同。他这是以木皇功模拟的天狮神通。但唯一相同的就是,这头青色狮子,活灵活现,满空虚走,毛发炸立,偶尔之间发出轻微的吼声,百兽震惊,当真是一头有灵性的狮子,智慧和普通的狮子已经没有什么两样。“变!变!变!”方寒连喝了三声,这头青色狮子摇身一个打滚,变成了一条黑水王蛇似的大蟒,嘶嘶嘶嘶,吐着青色的信子,獠牙森森,要找个人吞下去。这是罡气修炼到了四重神通“阴阳境”,产生了灵性才有的现象。这个时候的罡气法力,精妙无比。同样一匹烈马力量的法力,可以击败三五匹烈马之力的罡气修士。这就是罡气品质境界高下之分。“十万烈马奔腾之力,不错不错,想不到才修炼到第四重神通,就有这么高强的法力。一般神通四重,领悟阴阳,法力也在五六千之间,你是服用过什么灵丹妙药吧?”那个神秘人的声音又传达了出来。五重神通,“天人境”,才有万马奔腾之力,四重阴阳境,一般是五六千。而三重罡气境,则就是一千到三千了。二重真气境,则是三百到八百。第一重,则是八十匹烈马到两三百。方寒在现在,就拥有了十万烈马奔腾之力,实在是异数,就连这神秘人都不得不惊讶了。十万烈马之力,已经接近金丹高手的法力了。不过远远没有金丹高手法力的品质了。金丹高手的法力品质实在是太高,用一万马力,就可以击败方寒的十万马力。毕竟相差三个境界,不可攀登。“晚辈曾经服用过法圣舍利。”方寒也不隐瞒:“还用移花接木之术,嫁接过一条黑水王蛇的所有法力。”“法圣舍利?这种丹药可是非同小可。需要金丹高手的本源才能够炼制成功。你奇遇不小,至于移花接木之术,那得要冒天大的风险。你这么急于求成?是要报仇吧。”神秘人猜测得很准。“不错,因为我和一个人有过十年之约,而那个人现在已经是神通十重的高手,十年之间,我就是飞也赶不过他。”方寒把华天都和自己的恩怨说了一遍,又把华天都得到过了盘武仙尊的道统,拥有道器的事情也说了出来,反正在这大殿之中,也是闲得无聊。两人都被困住,可谓是同命相连。“哦?越来越有趣了,你还没有修炼到神通秘境的时候,就敢挑战如此人物?盘武仙尊,那也是一位大能啊,虽然没有能够成仙,但法力高强,万年前在玄黄大世界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。得到他道统的人,到底有多么强横,我倒是想象得到。”神秘人哈哈一笑,倒是觉得方寒实在是勇气可嘉。“多谢前辈赞赏。”“好了,你的寿元才区区九百年,过一年少一年,不过我刚才助了你一把。省去了你最少一百多年的苦修,你以前进展太快了,在关键的时候领悟,就要花费大功夫。迟迟不能寸进,以后千万要注意这一点。我倒是希望你快点修炼到天人境,又能够增加八百年寿元,能够多活一些时候,陪陪我说话。免得很快就死了。”神秘人似乎是觉得累了:“好了,你自己修炼吧,有什么修为遇到疑难之处,可以问我。”“好家伙,有这么一个人在,不亚于羽化门掌教仙尊亲自教授你。”阎拍拍爪子,“看来我们脱困的希望,也在这个人身上。”“我刚刚练成阴阳境,需要温养很长一段时间,才能够修炼到顶点,不过还好,有的是时间。”方寒点点头。按照道理,突破了境界,修为就是一寸寸的水磨功了,阴阳境要大成,非要长时间的精心熬炼不可就在方寒被迫进入了“太元仙府”之后,羽化门,也掀起了轩然大波。羽化天宫,天刑台。天刑长老,天工长老,天丹长老,传功长老,天书长老,天鹤长老等等等等门派的大长老,大巨头都汇聚一堂。这些长老,都是神通九重十重的高手,道法无边,神通广大,其中天刑长老,更是已经踏入了长生秘境。掌握刑罚,生杀大权。这股力量,足可以把天地搅得个稀巴烂。羽化门不愧是天地之间,十大仙道门派之一,实力雄厚得可怕。方清雪,华天都等真传弟子,现在都在天刑堂中,面对这些长老,述说事情的经过。两人相互攻击。“天刑长老,华天都逼死方寒,使得我羽化门又失去一位天才,天才难得。华天都身为我派真传弟子之首,应该像兄长一般,爱护诸位师弟,但他没有这么做,而是倚仗神通法力欺压善良,打压天才,毫无兄长之尊。请长老们发落。”方清雪的声音冰冷。“华天都,你有什么可以辩驳的?方寒此子,的确是成就喜人,居然能够击杀七叶魔君,夺得魔刀血苍穹,更一举用五狱王鼎擒拿太一门六大真人,此举是大大长了我门的威风。”天刑长老,脸色比方清雪更冷,看着华天都。周围的那些大长老,都相互交换眼神。对于方寒所做的事情,他们也觉得心里痛快。太一门势力太强大了,近些年越发的专横跋扈,竟然有一统仙道之势,这些长老不好出面打压他们,但方寒一个小小的弟子打压,却是最适合不过。而且方寒得了两件法宝,都是威力极大的魔宝,如果纳入羽化门,那又要增添不少实力。现在都一股脑付诸东流,实在是心疼。“我倒不想和方师妹辩驳,不过方师妹说方寒好,我倒是让一个人出来和方师妹辩驳一下。”华天都不动声色,把手一挥,一股风卷起,把几个人从外面卷了进来,居然是方清薇,萧石,叶南天,原剑空四个和方寒有生死大仇的内门弟子。“方清薇,你说说,方寒是好人还是坏人?清雪师妹是你姐姐,想必你不会说假话,这次你也去了海外,方寒如何凶神恶煞,你说一说吧。”华天都手段厉害,居然把方清薇抬出来,和方清雪辩驳,这一招,任凭是谁都没说的。“方寒此子,魔性深重,修炼魔功,无法无天,而且到处杀戮,和那些大魔头没有什么两样!姐姐,你千万不要被方寒骗了去,要不然以他原来的身份,只不过是我们家一个养马的奴才,为什么修为会进展得这么快?肯定是魔门的长老,传授给他魔功。”方清薇看了一眼姐姐,有点犹豫,但是又瞄了瞄华天都,胆子就壮了起来,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。“你就是这样和我说话吗?”方清雪一脸寒霜。“姐姐,这事情并非我捏造,萧石!今天你有幸见到这么多长老,你说说你的不共戴天之仇?”方清薇更加振振有词。噗通!萧石一下跪了下去,嚎啕大哭起来:“诸位长老,你们要替我做主啊,方寒狼子野心,杀了我的父亲,这会儿,我那在玲珑福地修炼的娘亲还不知道,她要是知道了,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!方寒这是故意挑拨我羽化门和玲珑福地的关系!”不夜岛主,萧不夜是萧石的父亲,被方寒杀了。此仇自然不共戴天。“此事”天刑长老本来也痛惜失去了方寒这个人才,但是华天都手段高明,自己不说话,让几个小辈说话,尤其是其中一个,还是方清雪的妹妹。这事情就不好说了。不管怎么样,华天都都占了一个理字,加上他身份特殊。法力高强,也不好随意责备。“天刑,看来此事,你很难决断啊!”就在这时,一个浑厚的声音传达了进来,诸多大长老一听见这个声音,立刻脸色狂变!华天都也微微变了脸色。天刑长老第一个站了起来,拱手到:“掌教至尊,你闭关出来了?”“掌教至尊!”诸多大长老也都站了起来。来人居然是羽化门掌教,掌握《羽化飞升经》第一人,万古巨头,仙道至尊。随着声音进来的,是一团光,一团清光,并不是一个人,那声音就在清光之中发出,“天刑,既然你不能决断,那就让我来吧。”这团清光,显然就是羽化门掌教仙尊的形体。“当然请掌教决断。”诸多大长老,都恭请道。“方寒是我羽化门真传弟子,既然有斩杀魔君,擒拿太一门六大真人的功绩,那说是天才也不过,这样的弟子,我羽化门失去太可惜了,我料定他不会死在太元仙府之中。所以得去解救。羽化门的每一位真传弟子,都是我们的孩子,我们要懂得爱惜。天都你知道吗?”掌教的声音传达出来。“天都明白!但是”华天都连忙道。“没有什么但是的,你以后当了掌教,第一个就是要维护本门弟子的利益。”掌教至尊道:“传我法喻!内门弟子萧石,逐出我羽化门,方清薇,行为不端,贬为花猫一年,叶南天,原剑空,攻击真传弟子,大逆不道,贬为老鼠三年!”在说话之间,那团清光之中,突然射出了三道光华,照射在方清薇,叶南天,原剑空的身体上。三人都发出了痛苦的叫声,随后方清薇整个身体,渐渐缩小,竟然变成了一只肥花猫!而叶南天,原剑空,居然变成了两只灰色的大老鼠!“掌教!您!炼到了如此境界!居然能够改变物质形态,随意转换!到了点石成金,化水为油的地步吗?”天刑长老猛的一震!不可置信的道。方清薇变成了一只猫,那是真正的肉体改变形态,成了一只猫。而原剑空,叶南天变成老鼠,不是障眼法,而是真正的肉身形态结构改变了,把人生生的变化成了畜生。现在他们就是真正的动物!

“掌教,方清薇毕竟是我妹妹,贬为花猫实在是骇人听闻。还请掌教至尊稍存体面。”方清雪无法无天之人,但是看到了几个内门弟子被变成猫和老鼠,还是觉得惊心动魄,对于羽化门掌教至尊产生了一种敬畏的情绪。就连华天都的目光也发直,呆呆的看着一只猫,两只老鼠,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三只动物在一刻前还是活生生的人,羽化门内门弟子,有希望冲击神通秘境的高手。“不碍事,这对他们也是一种磨炼。”羽化门掌教至尊说话了,一团清光流转不定。“只要他们能够忍受住当动物的寂寞,磨炼心性,来日踏入神通秘境,也不是难事,不过我这是告诫他们,以后不要随便陷害于人,否则的话,就不是一年和三年了,而是终身贬为畜生。”“掌教至尊,你刚才说要解救出那方寒,但是太元仙府危险重重,历来不知道困死了多少高手在里面。十年前,玲珑福地的杰出弟子,火云仙子进入其中不得出来,玲珑仙尊想了一切办法,也没有把她解救出来,反而几次遭遇危险。”烈阳长老突然开口,恭恭敬敬的道,他是金石台的父亲,对方寒自然看不过眼。“那火云仙子乃是七重神通,金丹境界的大高手,门派弟子之中的顶梁柱,而且金丹品质极高,修成了二十八种神通。如此成就,不比区区一个方寒重要?我羽化门又何必为了一个方寒,再遭到不必要的损失呢?”这一番道理,倒是说得有理有据,当下得到了一大部分的长老赞同。“烈阳子,你也不必多言。”掌教开口了,“当日你开口求我,为你儿子求得一粒阴阳万寿丹,还不满足吗?你儿子修为无用,服用了我辛苦几个甲子炼制的天级丹药,修为居然还在真气境晃荡,实在是货不争气,你这做父亲的脸上也没有什么光彩。白白浪费我一粒灵丹。如果此枚丹药给方清雪,那她现在也早就修成金丹了。”“是是是”烈阳长老金日烈连忙低下头,退了下去,不再言语。他可以顶撞天刑长老,但是面对掌教却没有一点办法,如果再顶撞下去,掌教一样可以把他贬为老鼠。他的神通,也只修炼到五重“天人境”,能够炼制灵器而已,和长生秘境的高手抗衡,那是找死。而且羽化门门规,掌教至尊对于长老都有生杀大权。天刑长老要对付他,还得要门派诸多长老弹劾,才能够用刑,而掌教就不需要。这种仙道大门派,规矩极其严厉。“掌教师兄,烈阳子虽然有私心,但是说得也不完全没有道理。太元仙府的确危险重重,是个死地。玲珑仙尊的神通也算是广大,但还是没有把火云仙子解救出来。”天工长老说话了。天工长老,一脸古板,在门派之中地位极高,和天刑相当。掌教沉默良久,才突然出声:“我自然有我的道理,不妨明白的说了。清雪,你是不是得到了黄泉门的至高宝物,黄泉大帝的符诏?黄泉图?”“黄泉图!”“此物非同小可,传闻黄泉大帝这位万古巨魔足足炼制了三千年,把一条黄泉圣河,忘情之水融入其中,这才成功,黄泉大帝有野心,想借用此物,建立轮回报应,和太一门想要以功德来定天劫是一样的。”“方清雪电母转世,本身就得到了不灭电符这件道器,威力无与伦比,要是再得到黄泉图,那实力会强大成什么样子?此人还真是仙缘深厚,天生有大气运。却是我羽化门之福,也是将来我羽化门壮大的契机。”一干长老都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起来。这件事情,曾经也隐隐约约的有传闻,但是谁都不肯相信,今天却在羽化门掌教至尊口里得到了印证。“回禀掌教,黄泉图并没有落到我的手里。不过”方清雪一愣,随后摇摇头,却想到了方寒。“不过有可能落到了方寒手里是吗?”掌教轻声笑笑:“凭借此物,方寒才会突飞猛进,也练就了阎罗金身,才会有那么大的信心,十年之期挑战天都?”方寒修炼的是阎罗金身,早就被天刑长老看了出来,禀告给掌教。像羽化门掌教这样厉害的人物,哪里还有猜测不出来的。“应该是这样吧。不过没有见到方寒之前,也不能证实。”方清雪回答道。“天工,这下你明白我们要冒险的原因了吧?”掌教对天工长老笑道。“为了黄泉图,的确可以冒险。这件符诏,不亚于一位长生秘境的巨头。若是能够为我羽化门所用,将来大有用处。”天工长老立刻了解了掌教的想法:“黄泉门,曾经是魔道第一大脉,现在风流云散,但是许多厉害的人物,都隐居了起来,凭借这符诏,可以使得他们纷纷出山!这一点,就足够我们利用的。而且黄泉图中的忘情水,乃是第一圣水,炼丹作用非常之大。有了他,我们可以捕捉天魔,大量炼制丹药,广收门徒,加以培养,不出五年,十年,神通秘境的真传弟子就可以增加一倍,那样抗衡太一门就更有把握了。”“不错,现在我们羽化门就是丹药不足,四十多万内外门弟子,如果都有充足的丹药,那不知道会涌现出多少神通秘境的真传弟子来。”“还有,黄泉图之中,好像包含有黄泉门的各种神通,尤其是五帝大魔神通,乃是五行极致,修炼成功,凝结金丹就容易了许多。”传功长老有几分激动。“掌教,如果解救出了方寒,还希望不要强行逼迫他交出黄泉图,毕竟这是他的仙缘。强求不得。”方清雪急忙道。“哼!我羽化门解救出了他,对他有再造之恩,他为我门派做贡献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华天都冷哼一声,说得倒是大义凛然。“华天都,你得到了盘武仙尊的道统,怎么没有给门派做贡献?道器为什么没有贡献给门派?甚至,你准备送一千粒甲子神丹给太一门,为什么不给我羽化门弟子?”方清雪似乎有些暴怒。“天都,你这件事情上,不要发表看法了。”掌教突然开口道:“你和太一门走得近也无可厚非,我知道你的想法。不过太一门就是你这样干的,所以闹出了玲珑之劫,玲珑仙尊当年也是得了一件天魔道器,太一门逼迫她交出来,事情越闹越大。至于方寒,他是我羽化门的真传弟子,我们做为长辈,有责任也有义务去解救他。哪家的孩子危险了,做父母的不拼命解救?哪家的孩子赚了钱,长辈会不高兴?反而去抢孩子的钱呢?以父母的胸襟来对待门派弟子,这才是仙道大门长辈的胸襟。至于方寒解救出来了,他如果肯为我羽化门做贡献,那就承认是羽化门的一份子,我派自然会给他足够的反馈,做为重点培养的对象,为他遮风挡雨,如果不愿意,也不强求。”“掌教仁者无敌!”方清雪诚心实意,她此时此刻,也对这位掌教心中充满了敬意。不管怎么样,以后她都不会背叛羽化门,如果一位掌教,能够这样,那弟子还背叛,那就真正的是狼心狗肺,人神共诛了。“那掌教什么时候去解救?”天刑长老问道。“当然是越快越好,我们这里一天,太元仙府中就过去一年。不过这事情也不能着急,免得被人所乘,要是我们外出,魔道高手,或者是域外天魔,妖道高手大举进攻,那也后果堪忧,必须要布置万全。现在咱们就开个会议,看看有什么好的想法和意见。”掌教定下了方略“阴阳变化,日月运转!”太元仙府的大殿之中,方寒不停的运转着罡气,两团罡气,一阴一阳,在他的手上是变化万千,围绕周身旋转,时而化为猛虎,蛟龙,蟒蛇,乌龟,仙鹤,天狮等等形象的生灵,他已经修炼到了神通第四重,阴阳境。如果现能够修炼到五重天人境,就能够自行炼制灵器,赏赐给下面的内门外门弟子,建立势力,坐拥一方,拉帮结派。回到羽化门,也是真传弟子中的一方人物了,凭借十万烈马奔腾的法力,魔刀血苍穹,五狱王鼎,还有暗中隐藏的手段,足够可以和南万罗,东灵霄,西珈蓝,北瑶光平起平坐。神通第四重,阴阳境虽然神妙,但其实只是一个过度。只有罡气懂了阴阳,才能够沟通天人,凝聚各种大阵,真正的登堂入室。延长寿命。祭炼各种神通,而不发生真气冲突。就好像肉身境一样,肉身境第四重,刚柔境。第五重,神力境。领悟刚柔变化,才能够拥有神力。在这仙府之中,不知年月,他就尽情的温养着自己的法力,每每一遇到修行上的困难,就去问那个神秘人。那个神秘人也是闲得无聊,有问必答。但是从来不和方寒说自身的来历。就这样,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方寒心如止水,瞬间就是十年过去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